接完电话她看了眼身旁气势惊人的男人,又看了眼司机,饶是厚脸皮如她,脸也瞬间涨的通红,“不好意思啊,我好像,上错车了。嗨,你说我刚上的时候,你也不说……”   她硬着头皮为自己找补了几句,对,是这两人不说话的。   “一会儿就在前面放我下去吧,给您添麻烦了。”她诚挚地说,这时电话又响了,经纪人的,“喂,我说穆心啊,怎么还没到,还懂不懂规矩了?好不容易捡个漏的戏,还敢给我迟到?快来!”   经纪人孟想的声音十年如一日尖利,仿佛要掀翻天灵盖,她下意识挪远了听筒,嘴上唯唯诺诺答应着,“好好好,我知道了孟哥,我堵车了嘛。”   但她表情却极为不屑,男人眼角余光扫到她两副面孔。   电话里那个孟哥的声音很大,透过听筒漏出来的几句冷嘲热讽,“别跟我说这些理由,我说穆心啊,你都25了,5年了,有几个五年还可以耗?你看看跟你同期的人。”   “远的不说,就说现在一线小花,夏青,人夏青是你同学吧,现在是我们公司一姐了,再说宋惜,当年……,当年的事先不说,你说人没演技,没实力,但架不住人家有个好爹啊,你有什么?你说你有什么?”   “孟哥,这些年,我演过小姐身边勾引少爷的丫鬟,花街里的娘子,演过给女主角下绊子的恶毒妹妹,演过总裁身边不安分的女秘书,这些角色,无一例外,都不会出现超过三集,但仍然让人恨得牙痒痒。你看,这些剧本有的是你帮我找的,有的是我自己接的,可我有选择吗?”还是同样的陈词滥调,但扯上宋惜,穆心好不容易要遗忘的不平和委屈又冒了头。   孟想生气火大的声音传来,“你看你那张脸,能演什么?让你演大女主戏,演清纯初恋?你能演吗?人家看着都会说,哪里来的狐狸精吧?我带的新人李曼栀那样的,你见过吧,人家一上来就能演校园剧,能火,你能行吗?”   “孟哥,你心里清楚,这不是唯一的原因。”   “……”   那边沉默半晌,孟想声音平和下来,道,“总之先拍这个,你赶紧来。”   “孟哥,即使是恶毒女配,我也会比李曼栀演的好,你会后悔你今天说的话。”   孟想挂断了电话,或许仅有的几分心虚让他没办法再跟穆心说下去。   接完电话,穆心整理好心情,冲旁边的男人笑了笑,“不好意思,让您见笑。”   车子到了A大门口,她忙不迭地道谢,“谢谢谢谢,麻烦您还送我过来,我叫穆心,正赶时间,车费回头给您。”   她从包里翻出一个便签本,撕了一张,用眉笔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塞在了程鹤予手里,她也知道对于男人来说,车费可能根本不值一提。   她只是单纯想留个电话而已。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气场,找遍全娱乐圈能有几个能与这位比肩?上错车也能有这等好事,她觉得这是个好兆头,搞不好这部戏真的有希望。   “记得联系我哦,我随时等你电话。”   穆心暧昧地拖长尾音这样说道,她的眉斜飞入鬓,本应是英气的妆,在她脸上仍旧风流动人,颇有些几分妩媚的味道,上挑的丹凤眼,红唇丰美,尽态极妍。   春色三分,一分流水,还有两分全在穆心的眼睛里。   程鹤予感觉到女人温软的手指拂过,令他起了点鸡皮疙瘩,司机赶紧递过一包湿巾,程鹤予接过,擦了擦手,又摘掉了一直带着的口罩。   穆心却没来的及窥见他的脸,只留给程鹤予一个背影,程鹤予垂着眼,司机小吴心道,奇了怪了,一向不近女色的雇主会让一个莽撞的女人上车,是因为那女人足够漂亮?   小吴说,“对不起啊,程老师,我忘记关车门了。”司机惊鸿一瞥,觉得着女人颇有几分眼熟,再结合她打电话时说的话,他突然想起来,这个女人是个演员,好像是他老婆最近爱看的一个电视剧里的破坏人家庭的小三,被他老婆咬牙切齿的骂,所以他才有点印象。   程鹤予也下了车,他凝视着快要消失的背影,穆心,这两个字在喉间滚过,像饮过烈酒,微涩又辛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