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什么?虽然你是女二,但你得提早来,你看看导演都来了,你像个什么样子?这么多年要不是你不懂规矩……”   穆心被经纪人扯着嗓子吼,她掏了掏耳朵,打断他,“孟哥,我堵车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早高峰多难打车?”   况且我又没有司机,也没有配车。   后几句她没说出口,看了眼经纪人难看的脸色,她也知机会难得。   这部戏女二据说是档期调不开,临到头了才告诉这边。正好女主是孟想带的新人,晴合娱乐虽然对穆心不咋样,但孟想自己想着,捧一个也是捧,左右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把穆心简历给了程导,本来没抱希望,程导一看穆心的照片,竟然同意了。   也是,穆心这些年,恶毒女配专业户,这个角色也算合适。毕竟救场如救火。   这部戏配置不错,男主江兰廷是超一线流量,加上一堆老戏骨作配,程导选的本子,题材新颖,不出意外会火,不然她也不会再接这样不讨巧的角色。穆心化好妆在一旁待命,看女主李曼栀演戏,这是今年孟想带的新人,长相清纯,此时势头正劲,人称国民初恋。   可惜国民初恋也同样被导演骂的狗血淋头,下来就哭了。   李曼栀的助理叫Lucia,跟着李曼栀进的公司,此时正好声好气安慰着他,又看穆心在旁边神游天外的样子,便道在后面轻声说,”也不知道在傲气什么,出道百八十年了,还不是要沾曼栀的光才进的组。”小姑娘别的没学,捧高踩低的本事学了个全。   “人有的时候啊,红不红的,还是靠命。”孟想拿余光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的穆心,说道。   曼栀擦了擦眼泪,没说什么,转头时嘴角勾起一个笑来,穆心摔了一下剧本,冷笑道,“的确是靠命,也不知道某些人的命到底够不够好,好的时间够不够长。”   “你……..”Lucia看着穆心美艳无双的眉眼,气的牙痒痒。   “好了,你们都注意点,程导今天发火呢,也不全冲你,江兰廷迟到了,下一场就是他的戏了,人还没到,他经纪人也没来,只有个小助理承受怒火。”孟想眼看要吵起来,阻止道。   摄影机有条不紊的开始工作,作为片场的教室安静下来,到了穆心和李曼栀的对手戏。   果然是程导心情极差,这场拍了好几次,李曼栀被骂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李曼栀,你看剧本了吗,校园霸凌是心里阴影,不是说让你看见江铃就开始抖,还有你,穆心,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要一个教导主任的气势,表情收一收,化妆师过来,妆搞淡一点。”   穆心刚想反驳两句,想到孟想让她注意点,才忍下来。   “是。”   这场来来回回拍了十几次,程导勉强算满意,江兰廷此时还是没到,他经纪人来了,给程导鞠躬道歉,说江兰廷出了点事,实在来不了。   就差没给程导跪下了。   这是在A大的最后一场戏,剧组不想再去给校方交涉借一天教室了。程离焦头烂额。抠图倒是可以,或者下次来补拍江兰廷的特写镜头也行,就是这个吻戏,没办法补拍。   程导冷笑一声,“腕儿大就是不一样啊,请假也不请,说不来就不来。”今天拍不完,又要借场地,他在抠图和不抠图的边缘试探,于是点燃一根烟,烦躁的吸着。   现场鸦雀无声,气氛压抑到极点,没人敢上去劝。   此时,教室门外响起一阵嘈杂声音,“老师,您不能进,我们剧组已经借了这个教室了。”   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我问过了,你们借到六点,我今晚要上课,你们会耽误教学进度。”   “我们这边出了点意外,那您能不能换一间教室,通融一下吧。”   “不可以。”   导演被江兰廷气出来的火还没消,此时更是爆发,他将烟头掐灭,打开了门,喊道,“借了就是借了,我们也掏了钱,还要多少钱,我们掏得起……”   程离导演,背靠凤呈传媒,拍电影玩票,顺便拿了个奖,圈子里还没谁敢跟他对着干,而他的狠话还没放完,看到此时逆光站在门口的男人,突然住了嘴。男人穿着挺括的黑色长大衣,如同男模一般的身材,窗外残阳似血,熏暖的黄昏洒在他的身上,带着一圈柔和光晕,再加上室内柔光灯,男人清俊的脸呈现在众人面前。   饶是见过诸多美人的圈内人,也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眉似远山,使人想到那一片黛色涌动之间的乳白色雾霭,他扫了一眼剧组众人,淬冰带雪,众人只觉得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