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教授,真的不好意思,您换个教室上课也是一样的。”剧务看了一眼导演铁青的脸,又看了程教授杵在那里,明明是秋天,涔涔的汗从额头渗出来。   程鹤予旁边跟了个女生,叫汪思晴,她是程教授带的博士,抱着一沓教案和标本,见气氛过于剑拔弩张,上前道,“剧组说好是6点结束呀,你们不能仗着人多,强占教室吧。”   看这个女生倒是温温柔柔的,剧务连忙道,“这位老师,通融一下吧,我们这边器材道具什么的也很难重新布置,A大教室这么多,你们就换个地方吧。”   “我不是老师,我现在是程老师的学生。”汪思晴看了一眼剧组众人,又看了眼程教授,“程教授,上课最重要,要不然打电话给教务处吧。”   程鹤予没说话。   她只好讪讪的移开了眼睛,看到旁边站着的两个女演员,一个瘦的跟竹竿似的,腿能有她胳膊粗,长得清清纯纯,肤白如雪,另一个身材高挑,跟模特一般,脸更是好看,随时好像都在画报上一样。   更绝的是,她眼尾上挑,看人的时候像是媚态横生,一看就是男人看了会走不动道那种。汪思晴最厌恶这种女人,她从小成绩好,一路读到博士,自恃满腹学识,对花瓶草包最为唾弃。   古时候说,士农工商,三教九流,虽说现在时代不同,到底戏子还是占了下九流。汪思晴站在程鹤予旁边,轻蔑地眼神藏得很好,穆心在一旁吃导演的瓜,却不小心看到那个女博士的表情,她轻声哼了句,“谁的工作不是工作呢。”   “挺巧的啊,程博士。”这时许久没开口的导演突然说话,程离打量了下这个旧相识,脑中突然有了个荒唐的想法。   “是你.......那赶紧让你的人清场。”   程导表情猥琐,打量了一下他,“你帮我个忙如何?帮我拍场戏,替一下我那耍大牌的男主角,我就清场。”   程鹤予听了程导如同天方夜谭一样的话,自然是不答应,看怪物似的看了这个剧组所有人,歪着头仿佛在思考他们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工作人员都在猜测程鹤予的身份,眼尖的人看他身上几乎都不下四位数的装扮,再联想程离的身份,心里都有了底。程离向后面窃窃私语的工作人员打了个安静的手势,当着程鹤予拨通了一个电话,“顾岸周,今天真的巧了……”   那边电话刚挂,程鹤予电话就响了,“小鹤,上次打赌你输了,说好答应我一件事,那么现在该你兑现承诺了……”   “你说什么?顾岸周?”程鹤予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不可置信地问。   “愿赌服输啊小鹤,拍戏挺好玩的,你就当体验学习吧,省的你天天闷在那做实验,我怕你闷坏了。”   “顾岸周,你下个项目的资金是不是不想要了。”   “不好意思,程教授,我已经拉到资金了,你就等着看我先做出来还是你的团队先做出来吧,小心又输给我哦。”顾岸周欠扁的声音传过来,程鹤予默念几遍斐波那契数列的前二十个,才冷静下来。   接完电话,他脸上表情可谓精彩,程导似笑非笑看着他,“程老师,帮帮忙啦。拍戏嘛,对无所不能的程老师还不是小事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