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赶紧拍,我还得上课。”程鹤予脸上青了又白,看着程导的脸,咬着牙答应,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穆心,过来,下一场是你和他拍。”程导见程鹤予妥协,心中暗爽。他打趣道,“程教授,你看,你早答应帮我这个忙,教室马上就能给你腾出来。” “一会儿,我先拍穆心的镜头,江兰廷就由这位教授代替,俩人身高身材差不多,然后这最后一幕,你就亲他,懂了吗?” 说完,程导又对程鹤予说,”你不用说台词,全程当个替身就行。” 第55场1B镜第一次,开始。 “陈寒,叫我来做什么?想通了做我男朋友了?”江铃靠在课桌旁,一双长腿随意交叉,看起来很放松,但身后的手指却不安地抠了下桌子,导演在监视器里看着,示意这里给一个特写。 “你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对谷雨做啊。”江铃眼睛乱转,蜷曲的长发从脸颊旁滑落,她抬头看站在身前的男人,眼里无限委屈。 程鹤予始终背对镜头一动不动,因为他只需要提供一个模糊的背影。 “卡!” “好,程教授,我刚刚忘记说了,江铃说完这句话,你还是要动一下,向她走过去。穆心情绪是对的,就照这个来。”程导看着程鹤予不耐烦地皱眉,心里暗爽。 程导喊了开始,穆心又说了两遍台词,程鹤予向她走了两步,极其僵硬。 “卡!再来一次。” 对于没有演过戏的人来说,确实连走位都可能不知道怎么走,怎么对着摄像机。眼前高大的男人始终没拿正眼看穆心,哪怕是她刚刚在他面前念台词,表现一个对爱情求而不得的女生的炽烈情感,他都无动于衷。 她看着他,撇了撇嘴,上前道,”你一会儿往右边走一点,那边那个镜头会拍我的特写,就不会拍到你了。” 程鹤予闻言往右边挪了一下,并用询问地眼神看着穆心,穆心看位置还差了一点,就准备拉他过来一点,结果,手指还没碰到他衣袖,就被男人躲开了。 她看到他皱了皱眉,好像她是什么病毒一样,穆心心里有点不舒服,这人怕不是洁癖吧。 “好,我明白了。”他冷着嗓子说道,又回头冲程导说,”开始吧。” 程导喊了开始。 穆心又念了一遍台词,这回程鹤予走到了精确的位置,她接着说,”你不相信我?” “陈寒,我真的很喜欢你。” 江铃往前走了两步,试图抓住陈寒的手,但程鹤予再次完美的避开了。果不其然,程导又喊了卡,”程老师,配合一下吧,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戏么?江铃要先抓住你,你才能甩开,这还没抓上呢。” 程鹤予的怒气值大概要到顶点了,穆心看着他虽然表情未变,但是暗中握了握拳。 穆心顿觉有趣,于是又一次开始的时候,她抓住了他的手,边说台词却边挠了程鹤予的手心,如愿以偿得看到程鹤予变了脸色,像是沾到什么东西一样,甩开了穆心的手。 动作幅度巨大,穆心被他甩到一边,腰撞在桌角,疼得穆心想骂人,但还是忍住了,她想,肯定撞青了。 但导演没喊卡,穆心只得演下去。 疼痛使女人的眼里浮起一层泪意,程鹤予的视线落在她潋滟着水波的眼睛里,穆心典型的鹅蛋脸,大气,美艳,此时演一个女学生单恋的样子,青涩中又透着一点掩不住的成熟气质,像是伊甸里那只将熟未熟的苹果。 “陈寒,我哪里不如谷雨。” 此时,陈寒应该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但是穆心的对手是程鹤予,他没仔细读过剧本,什么都不知道,琉璃般的眼睛看着穆心,剔透不染尘埃,如同佛龛里一尊美丽的神像,没有感情,只等人供奉烟火,虔诚叩拜。 穆心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挫败感,我连我的对手都触动不了吗,那镜头前的观众如何感动? “卡!好,过了,准备下一个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