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鹤予跟着到监视器前看刚才拍的片段,程离还说,“你看,完全不会拍的到你正脸,放心吧。就是可惜了,你说你这张脸,明明可以靠颜值,非要靠脑子。算了算了我不说了,救你这面瘫劲儿,也演不了戏,当平模就不错…….” “我还没沦落到这地步。”程鹤予冷冷地说。 下一场戏就是吻戏,汪思晴在一旁看着,旁边还多了个人,他是程鹤予的同事李博闻,人称李博,因为他也是博士学历,国科院毕业,投入程教授麾下,他只是过来给程鹤予送东西,八卦心顿起,就非要留在片场看戏。本来片场应该保密,但是鉴于程教授的关系,程离导演便退让了。 “下一场就吻戏了?妈耶,真刺激。我想都想不出来程教授谈恋爱是什么样子。” “那女演员是叫穆心是吧,真漂亮诶。” “又不会真的亲,是借位罢了,你觉得真亲程教授会答应?”汪思晴语带酸味,她看着正在调整位置的程鹤予和穆心,两个人站在一起,还真如一对璧人,看得她双眼都刺痛。 平时实验室里就她一个女博士,她几乎是享受了所有男人的关心和优待,李博的话让她有了一点危机感,但她自恃是个斯文人,只得干巴巴说一句,“也没有那么漂亮吧。” “我觉得这一型很漂亮,身高也高,但我驾驭不了。”李博像是没注意到汪思晴情绪的变化,他自顾自地说,“站在程教授旁边也挺配的。” 汪思晴刚刚查了这个女演员的资料,某百科都查无此人,而且没有什么作品,在十几部部评分二点多的电视剧里演了配角,评论里都是骂声一片,她勾起嘴角回李博闻,“可别,要说是个有名的演员也行,好歹能称一句艺术家,这个穆心十八线一个,你以前听说过她吗?没有吧,你这是在贬低教授品味。” 生气的女人嘴炮一流,不管是平时多和善的女人,李博暗自吐了吐舌头,没再跟她争论,只转头看美丽动人艳光四射的女演员饱眼福了。 “下一场准备了啊!”导演的声音传来,片场安静下来。 这一场是江铃突然亲陈寒,陈寒应该是靠在课桌边缘的,这样按江铃的身高才能亲到他。 但是,现在的陈寒,是程鹤予,他笔直的站着,身高给穆心带来了压迫感,导演竟然也没告诉他正确的动作,摄影机已经开始工作了,嗡嗡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晰。 江铃的心跳开始加快,她突然上前,拽住了陈寒的衣领,踮脚仰头吻了上去。 这是个实打实的吻,一直面露嫌弃,不情不愿的程教授,眼睛骤然睁大,倒映出闭着眼的穆心,她的鼻息浅浅打在他的脸上,程鹤予感觉到从脊椎处升起一丝诡异的酥麻。 他再次推开了他,并用力擦了擦嘴。 “卡,好,这场结束。” 程鹤予气恼地瞪着穆心,穆心心头突然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她看到了程鹤予擦嘴的手,骨节分明,如同艺术品,她傻傻道,“早上车里的那个人,是你……” 此时,程鹤予的嘴已经被他自己擦的通红,他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穆心,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随便。” “你什么意思?” “你忘了?” “你是……” “高三一班的程鹤予,请跟我交往吧。”男人一字一句说出的话,回忆的碎片纷飞,穆心好像回到了星川一中的夏天,恼人的蝉鸣,潮热的空气,化掉的橘子味儿冰棒,粘腻的糖水沾上指尖,那个永远干干净净,高居成绩单榜首的天才转学生,和眼前的男人的脸重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