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一班的程鹤予,请跟我交往吧。” 星川一中周一例行大会,升完国旗,唱完国歌,优秀学生代表程鹤予在做演讲,他站在主席台上,少年身形挺拔,嗓音清朗,底下甚至有女生捂着嘴一脸要克制不住尖叫的样子。 还没等他讲完,在主席台下面乌泱泱一片学生之中,传来一个女生的告白,全校哗然。目光所及之处,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是学校有名的异类穆心。 女生穿着改短的校服裙子,露出白皙大腿。她化了淡妆,长发也被烫了优雅的卷儿,顾盼之间,摇曳生姿。她走到主席台下,站在他面前,又重复了一遍,“程鹤予,请跟我交往吧。” 穆心站在众人目光之下,她尚算稚嫩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风流秾丽,成熟与青涩很好地在她身上融合,被大多数人穿起来都空空荡荡的校服,此时却被她撑的鼓鼓的,在场那些情窦初开的男生,眼神不免都往她胸前看。 在这样的时间,被那么多人注视,程鹤予站在主席台上,面无表情地说,“我拒绝。” “穆心!你给我下来!记过!写检讨!跟我回办公室。” 校长铁青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班主任上来拽她,她还不死心地回头问,“程鹤予,我都追你这么久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还没说完,班主任伸手把她头给拧过来,斥道,“穆心,你有完没完?!” 周一例行大会,穆心高调表白学霸程鹤予的消息已经在全校演变了无数个版本,穆心被班主任压着写了一天检讨,索性晚自习也不去了,去了音乐教室。 徐岚和他的乐队几乎占了这个地方,学习至上的星川一中,还真没人会来这里,音乐教室也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地盘。 穆心到的时候,他正在练贝斯,一串极有张力的音符在指尖划过,他笑,“哟,你胆子可不小,还敢在周一大会上来这一出,你可没看到校长那张脸,都青了。” “嗨,别说了。” “徐哥你可不能抛弃我,这次算是折戟沉沙了,程鹤予太难搞了,想我穆心,哪有出师不利的时候。”她倒在架子鼓下面的台阶上,向徐岚撒娇。 “可别叫我徐哥,台球厅的小赵,网吧前台李哥,还有你们班那个谁,那个体育委员林宇,说吧,你还有几个好哥哥。”徐岚轻哼。 “哎哟,我又没答应他们。” “是啊,你没答应,因为你要追程鹤予。” “岚岚,我就是觉得,程鹤予那种好学生,整天装腔作势,老师天天夸,不谈个恋爱多可惜。” “人家可是高三生。你可别害了人家。” “他跳级念的,今年也就跟我同岁。”穆心神神叨叨,完全没有get到徐岚的意思,“你说他天天学习,考这么高分,有意思吗?” “你不是说他跳级,人家可没天天学习,人家是天才,我看他平时一下课就走了,而且也不交作业,照样考满分。” 程鹤予转学来的那天,站在讲台上,薄唇紧抿,拽的要死,他说,“我叫程鹤予。” 没有别的介绍,毫无情绪起伏的一句话,女生们捧着脸小声惊呼好帅,有个男生不屑地说,“哪来的小白脸,又不是女人,长得好有什么用?” 这个年纪的男生,呼朋引伴,帮派分明,打篮球好的和打游戏厉害的混成一堆,如果仅仅是成绩好,被老师看中,是会被孤立的,恰好程鹤予就是那一个。 他不打游戏,不参加体育活动,每次月考,分数都甩第二名一大截,直逼满分,老师每次上课,口头禅都变成了,“你看看人家程鹤予……”一开始高三一班的男生也不是刻意孤立他,试图叫他打游戏打篮球,试图借作业抄,都被程鹤予一一拒绝。 “我不浪费时间。”程鹤予这样说,手里还拿着刚考了满分的数学试卷,好心来邀他打篮球的班长看了一眼他的试卷,又想到自己的试卷,顿时面红耳赤。 程鹤予男生缘一般,女生缘却很好, 那时候流行的组合叫FivePlus,女生们私底下觉得,程鹤予比里头的ACE全能队长还要帅几分,又是学神一般的存在,试问谁不心动呢。 夏天的风呼啦啦地吹起少年衬衫衣角,爬山虎的青藤缠绕着恼人的蝉鸣,日光之下流动的梦境,宛如他眼中琉璃。 穆心来高三一班找徐岚的时候,见到坐在窗边的程鹤予,少年伏案书写,握笔的手指修长,优雅又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