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心追人的方式有点奇葩。 别的女生顶多拿着习题来套近乎,或者往程鹤予课桌里塞情书,送自己做的小工艺品,或者在学校树洞论坛里匿名告白,而这些穆心都没做,她嫌弃这样太磨叽,她直接每天下课都堵在高三一班门口,拦着程鹤予说话。 即使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自言自语,程鹤予根本不理她,她也要说。 有一次,早上在校门口,程鹤予刚从车里下来,穆心眼巴巴等着送他来的那辆车,一见他出来就粘上去,双手递上早餐,程鹤予说,“我吃过了。” “那也得拿着。” “你扔掉吧。” 穆心后来也没再送过早餐,改成送花,每天早上一朵玫瑰,鲜红的卡罗拉,热烈又直接,花怼在程鹤予的脸旁,穆心还笑着调戏几句,“程同学人比花娇。” 还以为程鹤予多少会给点反应,然而却只是冷冷看着她,好似看个笑话。 穆心尴尬地举着花,路过的女生捂着嘴偷笑,她冲那几个女生喊,“你们笑什么,你们敢说没给他送过信,没故意去问过题?装什么呀。” 她把那朵花扔到垃圾桶里,恨恨道,“还真是书呆子,油盐不进。”穆心的小跟班在后头弱弱地问,“老大,你看上他哪了,隔壁体校的舒哥都追你好久了,也不见你答应。” “我看上他长得帅,成绩好。”穆心拨了拨头发,上课铃响了,也不着急,慢慢往教室走。 一见钟情也好,追求新鲜也好,正处在叛逆时期的穆心觉得,谈恋爱就是要和最好的谈,第一名的程鹤予和倒数第一穆心在一起,一定很酷。 而且,春日漫漫,不谈恋爱多可惜。 晚上有徐岚在“青鸟”的驻唱,穆心特意等到下课去拦程鹤予。 “晚上‘青鸟’有表演,你来听吧。” 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直接的邀请,程鹤予依旧没搭理她,径直往校门口走,穆心锲而不舍地问,“来吧,来吧,很酷的,你一定没看过这么燥的现场。” 眼见程鹤予要上车了,她一把拉住了他,“你是哑巴吗,去不去的,给个话呀。” “不了,谢谢,我晚上有训练。” 这时车里出来个女生,“小程哥哥。” 她穿着国际高中的制服,扎双马尾,一张乖巧可人的脸,如蔷.薇花瓣般的嘴唇,皮肤白的近乎透明,喊程鹤予时,嗓音几乎要滴出蜜来,她没看站在旁边的穆心,一双眼都黏在程鹤予身上,“惊喜吗?程叔叔说晚上一起吃饭,所以司机顺道也接了我。” “嗯。”程鹤予点了点头,弯腰上了车,他回头看了眼穆心,那个女孩儿如莺啼般的嗓音又响起来,“跟在你后面的姐姐是谁啊。” “不认识的。” 穆心站在原地,汽车尾气扬起,喷了她一脸,她捏了捏拳头,回去在拳击馆把沙袋想象成程鹤予和双马尾妹妹。 晚上乐队演出,‘青鸟’人头攒动,年轻的男女随着起伏的鼓点,荷尔蒙四溢,灯光昏暗,台上年轻的乐队主唱声线清越,时而拂动人心,时而直击耳膜,大脑皮层,神经末梢传来一种陌生的战栗,每个人都沉醉,黑夜漫长到肆意挥霍。 庆功的时候,乐队鼓手Chris喝了酒,大着舌头对穆心说,“穆心妹妹,听说你在追人,还追不上?居然有人敢拒绝我们妹妹?”穆心恨道,“是啊,人家可傲了。看不上我这样混的。” “丫的,别拦着我,我得让他知道,拒绝我妹是个什么后果。”Chris撸起袖子就往外走,一副要干架的样子,他手臂上是一大片纹身,颇能唬人。 徐岚也喝了酒,皮肤绯红一片,他看着穆心,开口,“穆心……” 周围嘈杂的声音盖过未尽的话,穆心没有听到,她说,“不用,我有办法追到。” ——不是说不认识我吗,那我给你玩个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