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还好,一说,程鹤予就想起来课上那些学生,他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传言?我的课以前也是很多人来,但也不像今天这么多,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 “是.......最近网上流传您的照片,可能是那天去要要教室的时候被拍了,说您,是江兰廷的替身,又被人扒出了您是A大教授。”汪思晴担忧地看着他,实话实说道。 程鹤予一怔,“替身?就是程离让我做的那件事?” “是的,这些人,您也知道,网上那些人也无聊……您不用太生气……” “我知道了。” 汪思晴定定地站在他办公桌前,程教授的额发有些长了,低头时垂了下来,在挺直的鼻梁上投出一片阴影。他手指白皙修长,握着那只纯黑色的钢笔,强烈的色彩对比,她有些走神。 她想再问几句话,还没开口,程鹤予抬头疑惑地看她一眼,眼神里分明是,你怎么还在这里的意思。 汪思晴立刻说,“那我先走了,程老师再见!” 她捧着自己发烫的脸想,程教授可是程教授,怎么会受这种事情影响呢。 第二天还要上一节课,程鹤予一出门就有不好的预感,结果刚下车进了校门,就被一个来自‘真相娱乐’的记者拦住了,“您好,您是程鹤予教授吧?” “是。”程鹤予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答,然后才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的录音笔,他警惕地后退了几步。 “作为大学教授,请问您是为什么去做江兰廷的替身?” “您跟江兰廷是什么关系?” “江兰廷是真的不敬业耍大牌吗?请问只有您一个替身吗?” …… 连珠炮似的问题向他袭来,眼前的记者比程鹤予矮一个头,但气势汹汹,喋喋不休,程鹤予烦不胜烦,迈开长腿径直往回走,连个眼神都没给那个记者。 课也不上了,程鹤予直接又坐回车上,那记者看到车标和车里看起来不好惹的司机,立刻闭了嘴,程鹤予得以甩掉那个记者,司机是他哥派过来的,平时他烦的要死,这时却觉得很用处。 “程教授,什么情况?您需要……” “没事,直接回去吧。” “后面那个人要直接报警吗?”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那个记者举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片,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用了,回研究所吧。” 路上,程鹤予回忆起汪思晴上次给他看照片是用微博看的,他去下载了微博,点进去后,果然看到了关于青梅寒雨的消息,不仅仅是照片,还有个视频挂在热门里,拍到了他和女演员接吻。 视频像素不是很高,像是刻意处理过,角度上来说,是现场工作人员偷拍的,他看了眼下面热火朝天的评论,又往下翻了翻,大概看了一眼,糟心。 想起被取消的课程,程鹤予心烦意乱的摩挲了一下手机,他翻出一个电话,想要让人撤下热搜,却迟迟没有按下拨通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