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研究所,所有人各司其职,只有李博闻见程鹤予过来,一脸欲言又止。 他纠结了一会儿,八卦之心盖过了对程教授的敬畏,他不怕死地问,“程教授,最近学校那边的工作是不是要暂停了。那咱们所……” “所里你担心什么?国家级的保密级别,那群人能查到这里?关心这些做什么”另一个同事年纪比李博闻大,之前组里几个人已经八卦了一次,他并不关心,于是拿着个密封广口瓶过来,问程鹤予,“这个样品是从柳县11组拿到的,估计结果会不错。” 程鹤予点了点头,眼看要和这位师兄讨论起来,李博闻还是不死心,又问,“程老师,老板,那个视频,是真亲啊?” “你那天不是在场?”程鹤予用看傻子的眼光看了一眼李博闻。 “我们又站的远,我以为是借位!” “那个女演员超漂亮的啊!和你挺配的耶,现在的人就是闲的慌……”李博闻其实还想问,程教授那是你的初吻吗,因为他见程鹤予经常泡在研究所,私人时间极少,又跳级念的书,年纪轻轻就做了教授,其实比他们这些人还小好几岁呢,搞不好真的没谈过恋爱。 “好了,有这个时间关心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如把结果算出来,你的文章投了吗,修改意见下来了吗?” 李博闻感觉到心脏插刀的感觉,求生欲使他闭了嘴,最后问,“我这不是怕您生活受影响嘛,顾师兄那边……” 程鹤予给他一个闭嘴的眼神,李博闻吓得一抖,“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微博上那些事您别在意啊,都是键盘侠闲得慌,那个男演员要不然您直接让人解决了得了。”他也是担心程鹤予,现在媒体发达,程教授却低调的要命,科研上这么多重大进展,第一次被人讨论,却还是以这样的形式。 多么讽刺。 他八卦虽八卦,却还是站在程鹤予这一边,那些人说的难听,先是说程鹤予蹭什么江兰廷热度,后来扒出来程鹤予是A大教授,又说程鹤予讲课不好,喜欢无故挂人,没有师德。 满嘴喷粪,他恨不得亲身下场撕一撕。 不过李博闻转念一想,凭他一己之力,大概也没什么用,和脑残粉丝吵架,平白丢了他高级研究员的身份。 程鹤予听了李博闻的话,突然又想起了写在便签上的一串数字,便签被他随手贴在办公室,而那串数字他记得很清楚,忘不掉。 像是一个固定的答案,一串有魔力的数列,他想起片场那个吻,十年前的那句告白,还有告白后突然消失的穆心,情绪是突如其来的,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畴。 实验室的仪器嗡嗡作响,金属外壳散发着冷硬的光,倒映出程鹤予的脸,看起来实在无趣又古板,程鹤予扯起一个笑容来,镜中人也跟着做了这个表情。 他对李博闻说道,“你觉得我找视频女主角来看看这件事如何?源头是她。” “何必多此一举?你找……”话还没说完就李博闻住了嘴,意味深长地看了程鹤予一眼,智商超高程教授也有脑子不好使的一天,他得出一个惊悚的结论,“不会真的看上那个女演员了吧!” 对于李博闻的发散到天际的脑洞,程鹤予说,“你要是写有这发散性思维,文章怎么会屡屡被组委会毙?” 李博闻咽了一口老血。 程鹤予已经拨通了脑海中那串数字,嘟声后,女人的声音响起来,“喂。” “我是程鹤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