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六点半,穆心出门慢跑完,买了一袋豆浆和一份油条,慢慢吃着,脑子渐渐从混沌里清醒过来。她住的地方在市郊,其实离大学城不远,她平时慢跑的路线也会路过大学城。 A大,好像也在大学城里吧。 穆心来了精神,索性也没有通告,既然说了约会,那就见招拆招。她立刻打包了一份早餐往A大走去。 “程教授,在哪里找你啊,我到A大了。” “综合楼,我办公室1206 。”程教授的嗓音,像裹着薄荷,她浑身一激灵,甚至有了一种诡异的,被老师叫办公室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她读完高中后,就没有了,真是邪门。 她到1206,敲了门,里头传来一声,“请进。” 程教授的办公室就和他的人一样,禁欲,冷肃,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大桌子上一台电脑,几个文件夹,一个水杯。穆心自来熟似的环顾四周,程教授今天带了银边眼睛,看起来没那么高冷,透着一股斯文劲儿。 穆心目不转睛盯了几秒,感叹,难怪网上那群人要扒他资料。 “喏,早餐。” “谢谢,不过我吃过早餐了。” “这么多年一点没变,我的早餐又没毒,还真是一次都不吃。”穆心嘟囔道,程鹤予也想起来当年的事情,太阳穴一跳。 “不是要约会吗,走吧。” “约会是指男女两个人在一起进行某些特定活动,算是社会风俗?我可能需要做一些社会风俗调研,所以这次,请你过来只是为了跟你谈谈视频的事情。” “别呀,程教授,调研哪有实际经历一次管用,你试试嘛。”穆心笑了,还社会调研?怕不是疯了,她说,“哪怕是A大一日约会,也行啊,我还没有在大学里约会过呢。” 程教授想了想,“我今天要上课。” “……” “你跟我去?” 穆心坐在教室里时候才就觉得自己是见了鬼,程教授说完跟我上课的时候,她竟然答应了,她绝对不是想看程鹤予上课是什么样子,而是想体验下生活,万一以后要演名校学生呢。 她表演老师说了,贴近角色,贴近生活。 教室里,由于学校采取了安保措施,已经没有外来人随意进出课堂了,再加上程鹤予换了小教室,又把上课时间改了,只在本系通知了新的上课时间,这堂课只有必修的几十个人,没有了旁听生。 没有乱七八糟的人,基本都是程教授带了几年的学生。 穆心在后面坐着,看着学生陆陆续续到齐,有的人是根本没注意到她,有的人注意到她了,也只当她是跟之前一样觊觎教授美色,来蹭课的人。 她今天穿的运动服,混在这些人里毫无违和感。 穆心不死心地跟前排的学生搭话,“同学,你看过《下一个歌王》吗?” 前排男生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被穆心搭讪,立刻涨红了脸,话都不会说,“我我我.......没看过。” 穆心不死心地凑近,“那《甜心姐姐》你看过吗,那个女主角的闺蜜你记得吗?” “没.......没....... ”男生拿着书挡脸,不敢看她。反而是旁边另一个男生认出了她,小声问,“您是不是那个穆心,演江铃那个?” 穆心矜持答,“嗯。”才稍微满意。 “上课。” 随着上课铃响起,程教授喊了一声上课,学生们都安静下来。 那个男生也再也没有和穆心讲话,反而是一脸崇拜的看着程教授,手里开始刷刷写笔记,一个眼神都没给穆心。 台上程教授不疾不缓地讲着课,偶尔学生会附和,那些内容对于穆心来说太过艰涩难懂,只觉得程鹤予声音好听,他有时会写板书,手指捏着粉笔,用力的时候,手背透出淡淡青筋,还有大拇指与手腕连接出的凹陷,那一节腕骨清瘦却有力。 穆心想,怎么会有人听得进去课,看人都够了。 这时徐岚给她发微信,“你这热搜可上的不容易,又见到那谁了?当年没追上,现在倒是一步到位了?” “可别跟我提当年,往事不堪回首。” 穆心看着讲台上讲课的程鹤予,清清朗朗,自己却好像暗恋者一样在下面偷窥,突然臊得慌。 她又翻开微博刷了刷,发现被黑的最狠的江兰廷开始回击了,发了条微博,措辞还算诚恳,说是那天临时有重要的事赶不过去,剧组才找了人替他,说对不起观众。 这条回应有些单薄,但胜在诚恳,毕竟不敬业这种事,弄不好影响就大了,之前有个明星被爆出来不背台词,全靠后期配音,人设塌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自此以后整个行业风气就好了很多,这次江兰廷算是触到了大众痛点。 评论里反驳他的是男二齐修磊的粉丝,他俩本就有一番二番之争,此次江兰廷出了事,齐修磊粉丝翻身把歌唱。 ——我家哥哥科班出身,从不用替身。 ——#齐修磊#青梅寒雨#演技炸裂了解一下 ——第三集里淋雨的镜头,磊哥亲身上阵,拍了好几次,冻的嘴唇都白了,心疼哥哥。某人却连吻戏都用替身呢 ,好大的脸。 ...... 诸如此类的讨论,江兰廷的粉丝自然维护哥哥,说自家哥哥爱豆出身,正在学习做演员,现在已经道歉了,以后接受批评。但是还有一部分人,是黑程鹤予的,说这个教授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在A大风评极差,动不动就考试挂学生,以此收受贿赂,总之什么难听说什么,穆心一看就知道是在乱说,说不定就是江兰廷买的水军呢。 但不管怎么说,程鹤予这是凭一己之力在两大小生的battle里留下了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