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穆心对自己又多了个黑粉一无所知,她见程鹤予从始至终都没再看汪思晴一眼,满意的点点头,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按了免提,“诺,我打给经纪人问问,您听着吧。” “孟哥,我想问……”还没等穆心说话,孟想语带兴奋的说,“你最近势头还可以啊,没想到这样还能涨粉儿,没想到啊,穆心……我还能等到这一天,你…….” 这些年来,公司对她相当于雪藏,但凡有什么露脸的活动都不让去,有些哗众取宠的综艺,倒让她去过几次,扮丑,搞笑,最后拿到手的通告费也没几个。 孟想能说出这句话来,穆心感到十分意外,她定了定神,没回答,“孟哥,我想问问,那个视频的事,是有人刻意为之吧。” “哟,这时候你还挺聪明,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是视频女主角,还比以前刷了点存在感呢,不得不说,这个素人,程导的朋友吧,是真的挺帅的……” “孟哥,这视频能撤吗?” “拍这个视频的是齐修磊的人,炒作是星辰娱乐一手策划的,我怎么撤?你可是时来运转,不好好把握机会天天想什么?” 听到这,穆心有点心虚地看了眼程鹤予,等电话挂断,她讪讪的解释,“齐修磊我们真不认识。” “不认识?我看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我不相信你的经纪人说的话,你们公司真的没有推波助澜?你们这些人……” “什么叫我们这些人?” 程教授的表情复杂,混合着轻慢,嫌恶,还有一丝高高在上的意味,他抚了抚被她抓皱的衣角,漫不经心地答,“难道不是吗?为了名气,为了受人追捧,互相倾轧,计谋百出。” 他看着她,眼神里写着明明白白的厌恶,就跟那天在片场一样,她亲他的时候,他的表情。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那天亲他,也是有预谋的一场戏,穆心看着程教授那张完美无暇的脸,气得微微发抖。 明明顶着那么好看一张脸,嘴里却说着那么伤人的话。程鹤予此时的脸和十年前星川一中那个高傲冷清的少年重合,不管穆心怎样捧着一颗热乎乎的心,他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或许打从他心底看,穆心就是和他不同世界的人。 ——我喜欢你。 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的话,十年以后来看,仿似一个笑话,她和他就像两个相同的磁极,一靠近就会排斥。 天边飞鸟掠过,油桐树遮天蔽日,窗外桐花开的正好,那花序重重地垂下来,华盖如云。 一时沉默无话,程鹤予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抿了抿唇,但却不肯低头再解释几句。 “你……”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了解我吗?” 痛苦肉眼可见,至深的忧郁好像给穆心笼罩了一层暗淡的灰,程鹤予竟分不清是她在演,还是在真的质问他。他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撞击了一下,酸且麻。 穆心碰了碰那几乎伸进窗户里的花枝,她勉强地笑了笑,充满了自嘲的意味,被剧情割裂成两半的人生,她梦境中是无忧无虑的永无乡,以此来与现实对抗,眼前华枝春满,可是盈亏有数,她却连丰盈的时刻都还没有等到,就溅了满身的泥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