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夏天,穆心从星川电影学院毕业。 大学期间,她已经拍了一部电影,虽说是小众文艺电影,导演是得过大奖无数的王导,这部电影未在国内上映,却斩获国外大奖无数,号称王导收山之作。 穆心在里面虽然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但也是足够让人羡慕的履历。 她长相美艳,身材也好,经纪人孟想一下子就看中了她,签了目前势头最好的娱乐公司晴合娱乐。 签约那天,穆心记得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春夜,当时她和夏青,以及学校好几个女生,被晴合娱乐一股脑都签了进去,然后公司就通知她们去南庭吃饭。 淫雨霏霏,水汽氤氲开,像是一张粘腻的网,谁也挣脱不得。 南庭古色古香,小桥流水,回廊百转,看似低调,刚出大学的女孩子们或许看不出这金钱堆砌的场所,恨不得庭院里的小池子里都流着金沙。 公司高层不少,还有几个影视公司的合作人都在场,最开始都是客套的寒暄和问候,就像是上司对刚入职的新人,询问今后的职业规划,随着黑夜降临,一切都变了味道。 穆心是所有的签约小艺人里唯一参与电影拍摄的,并且是王导的作品,即使是小配角,说起来,话题还是围着她和王导的电影转,她不禁有些飘飘然。 木秀于林,同期签进公司的一个女孩儿,叫云云还是静静的,她一进来甚至连经纪人都没有,只配了一个经纪人助理,显然没有什么好资源。她嫉妒穆心不就拍了个电影,演了个没几句台词的不知道几番的配角,却一进来就是大经纪人孟想带着,心中不平,说道,“穆心,怎么光说话,也不给王总敬敬酒?” 王总还没说话,旁边俊辉影视的孙总好整以暇地摸了摸下巴,说,“这个新人,叫穆心?” 有人连忙回答,“是的,公司刚签的,刚毕业呢。王导看中,演了《鸢尾花不说话》。” “哟,长得挺漂亮,以后前途无量啊。”孙俊辉说道。 穆心被孙俊辉盯着,那男人油腻的,落在她身上带有目的性的眼光,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捏了捏拳头,暴戾因子冒了头。 孟想看到穆心手背青筋暴起,心道不好,急忙给穆心打眼色,但穆心没理会,他只好替她倒了一杯酒,“穆心呀,快敬孙总。” 穆心不情愿地端起酒杯,说,“敬孙总。” 然后一杯酒下肚,酒液顺着她的下巴滑落,沾湿了白皙脖颈。周围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孙俊辉笑了,“小姑娘还是爽快。” 他又给她倒了一杯,递给她。 穆心酒量一般,她刚刚喝得又急,看着递到眼前的那杯酒,下意识就不想接,她几乎没过脑子,“对不起孙总,真的喝不下了。” 那杯酒直直怼到穆心的唇边,孙俊辉轻轻用杯沿压她的唇,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冰凉的酒液洒出来,穆心挥开了孙俊辉的手。 啪! 酒杯摔在地上,饭桌上阒寂无声,杯子碎裂的声音十分刺耳。 “孙总亲自倒酒?不喝?胆子不小。” 包厢门口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众人回头,包厢门口站着个女人,跟她们年纪相仿,穿着某品牌当季新款裙子,长相甜美,皮肤白皙,如同一尊精致瓷器,穆心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 她挽着的男人拍了拍她的手,“孙总见谅,是小女唐突了。” 孙俊辉笑着回答,“原来是宋总,今天你迟到了,可得罚酒。” “还不是惜惜闹着要来,换衣服耽搁了。” “爸,你说什么呢,我也是好容易签了第一部戏,来凑热闹都不许?”宋惜撒了个娇,眼神却在穆心身上转了一圈,“再说,这里这么多人,以后都是同行,不得认识认识?” “爸,这个人连孙总的酒都不喝,是嫌孙叔叔不够格吗?” 孙俊辉被下了面子,重新又把酒倒满,放在她面前。 穆心的背都被冷汗打湿了,头顶炫目的水晶吊灯,照得她眼前一片虚影。俊辉影视在圈子里地位超然,出品的电视剧和电影卖好又卖座,他说要捧谁,那谁一定会火,同样,要是得罪了他,估计也接不到什么好剧本。 宋惜看穆心一动不动的样子,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晴合娱乐的艺人部李经理擦了擦汗,“宋小姐,孙总,是我们的人不懂事,还请包涵。” “不懂事的人就回去先学学,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时候再来。” 签约即半雪藏,穆心那个时候还没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她质问孟想,公司到底把她放在什么位置。 孟想脸色难看,“算我看错人,你就算长得再美,演技再好,可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这样的人,你啊,得罪了人,难出头啊。” 当时看中穆心,觉得她美貌足够,资质足够,怎么看都能混出一片天地,很可惜,她长了双看不清形势的眼睛,况且,怕是和宋氏影视有过节,宋惜发了话,谁敢捧她? 孟想颇为不忍心地道,“公司确实对你是放弃状态,毕竟你是我签进来的,我也不忍心。” 穆心咬着嘴唇,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她不认命,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星川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演过一部大导演获奖电影的配角,竟然会真的接不到戏。 她反复思考过孟想的话,她得罪了人,如果是仅仅是拂了孙俊辉的面子,还不至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