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心现在弱势无能,拿什么去抵抗命运的不公。她已经很久不去回想那段昏暗的日子,她躲在医院母亲的病床前不敢回家,讨债的人在屋门口泼上红漆,不得好死几个字看起来触目惊心。 那个下午就和无数个十六岁的下午一样,她趴在课桌上睡觉,老师讲课的声音隐隐约约从讲台上传过来,她睡得不好,后颈一片潮热,几缕头发缠她心慌。 于是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来人告诉他,父亲不知所踪。 其实一切事情都是有端倪的,只是穆心当时在学校无忧无虑的象牙塔里,一无所知罢了。父亲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她们母女,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抵押还债,母亲病倒进了医院,穆心握着母亲冰凉的手,希望她醒过来对她说,一切都还好,但她等来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的拥抱和苍白的黎明,她希望黎明永远也不要来。 在旷课三个月后,穆心处理完家里所有事情,办理了辍学,星川有个体育学校,校长韩叔叔是母亲的旧识,穆心去了那里,想十八岁以后就找工作,她想快点长大,好摆脱掉现在无能为力的状态。 穆心母亲名叫林红英,如果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陌生的话,那么对林撷芳一定略有耳闻,上世纪90年代艳绝星川的林撷芳,凭借一部电影就拿了金梧桐奖最佳女主角,后又急流勇退,嫁了某富商。这新闻也是一度成为谈资。 只有穆心知道,母亲是想继续站在幕前的。 于是她上了两年体育学校后,又考了星川电影学院,抱着一种继承母亲遗志的孤勇。孟想也好,孙俊辉也好,宋惜也好,穆心从未想过,成名的代价是向谁低头。 彼时韩叔叔的儿子韩进做了武术指导,穆心找到他,请他帮忙接一些武替的活,又在片场寻摸机会,才演了一些电视剧,从龙套,到小小配角。 那几年穆心是真的挺累的,但她觉得身体上的疲累好像可以填满梦想的空虚。 飘荡,辗转,肥皂泡越飞越高,直到破裂。她游离在边缘,用尽全力,去触及那个梦。 而却孟想拿合同约束她,过了两年后开始给她接一些角色,用来捧新人。 直到她遇到徐岚。 当年仓促辍学,还没来得及告诉徐岚一声,事实上,她谁也没告诉,星川一中,没了穆心,大概老师们都觉得松了一口气吧。徐岚见到她时,泪流了满脸,穆心使劲呼噜他头发, 嘲笑他娘们兮兮,笑着笑着,也落了泪。 徐岚想问,你还好吗。 但他没有问出口,即使前路茫茫,好在他找到她了。 2016年,鲤鱼台要办一个选秀节目,半养成类,当时选秀大势,穆心与徐岚都准备去碰碰运气。穆心是因为备受打压,出路难寻,而徐岚的乐队当年签了公司进圈,音乐不好做,乐队的键盘手走了,鼓手也走了,只留了徐岚独自支撑。 同在圈子里,两人重逢后,由于境地相似,颇有相依为命的意味。 但令穆心心寒的是,经纪人孟想说公司要送准备出道的女团S-star去这个选秀攒人气,要穆心去给人作配,她足够漂亮,又不是专业歌手,正好拿了作妖,博眼球的剧本。 她这些年算是看明白了公司的意思,穆心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想起她这号人,又拿着合约上苛刻的违约条件来逼她,她不肯松口。 但徐岚跟她说,看起来毫无益处,或许也有一线生机呢? 最终她答应了公司的要求。 那档选秀节目后,穆心确实火了,不过却是黑红,这是档歌唱节目,穆心唱歌一般,才艺还是武术,几次汇演时还拖了师妹团后腿,网上粉丝骂穆心骂的狗血淋头,刷起了#穆心滚出S-Star#的tag,这一切都在公司的操控之中,都是晴合娱乐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节目进行到中段,按剧本穆心该功成身退,但是她却没有按照剧本,在表演中摔倒,反而是漂亮地一个后空翻解决了危机,个人solo的部分也唱了私下里苦练多时的歌,没有按照公司的意思,随便敷衍过去。 网上一边倒的言论出现了变化,或许是穆心之前废柴形象太深刻,稍微有一点进步格外让人惊喜。 ——这个穆心进步很大嘛,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实力,走到决赛,这个舞,这首歌,完全够看啊。 ——悄悄说一句,我是MX颜粉来的,她做的事再怎么奇怪,一看那张脸,就想说姐姐我可啊!!!! ——是啊是啊,尽管之前在拖了师妹团后腿,说话还难听,竟然直接说S-star那个谁腰长腿短2333333.........我当时听的笑死了好吗?确实啊,她一米七多了吧,怎么比啊。 ——我怎么看都是QH 娱乐的套路啊,我之前去跟机场,本来准备拍我徐岚哥哥的,结果,MX也在旁边,真人真的美啊,而且很和气,跟节目里吃了火药桶一样完全不同啊!!!!希望她能走到决赛啊!! ——楼上那位朋友说的是真的吗??他们一起在机场?我搞到真的了?心岚锁了!!! ——卑微的cp粉终于可以拥有姓名了吗?心岚szd,入股绝对不亏啊!!!!!!!! 穆心之前和徐岚同进同出,又是一个学校毕业,节目组立刻炒起岚心cp,这是开播以来节目组出现的第一对cp,势头还不错。决赛那天,徐岚和穆心合作唱了当年星川一中乐队的同名歌曲《雾我》。 星川一中的回忆已经被她藏在深处,贝斯的低音冲击耳膜,一连串高亢的电吉他,刺破束缚的叛逆,蠢蠢欲动。雾我是雾中识我,亦是误我。 穆心在后面弹电子琴,和音的时候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