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镜大陆,七大禁地之一的西荒大泽。   山峦重叠,草木丛生,看似生机勃然的森林,却暗藏杀机。   极寒泉眼里,数以万计的小鱼密密麻麻排成堆,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足有数十尺的圆形墙。场面之震撼,万万年不曾有过。   小鱼们托举着一个赤身果体的女孩,她的身上、手臂、大腿,划了一刀又一刀,鲜血涌流,惨不忍睹。   眼睛,是凹陷的,空洞的。   肌肉,是撕裂的,血肉模糊的。   在阳光照射下,看得出那女孩皮肤白皙,眉目如画,似跌落人间的仙子,只可惜脸上也有狰狞刀痕,毁了一张倾世绝尘的脸。   小鱼们一直沿岸边游动,最终把美人托上路面。   就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内,奇迹的,女孩身上血肉模糊的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光洁,不治而愈。   “嗞——”   小鱼们托女孩上岸,自己却因为缺水,跳跃着挣扎着。   静静躺着的女孩儿似感受到鱼儿的痛苦,指尖动了动。   “嘶——”   痛!   一种挖心剥皮的痛楚席卷整个大脑,叶欢歌“啊”的蜷缩成团。   这是哪儿?为什么她的眼睛好痛?为什么睁不开?   欢歌颤抖着抬手,摸向眼眶……   血!   结了痂的血块充斥着一股刺鼻腥味,更令人崩溃的是,眼眶里什么也没有,整个凹下去了。   噗!   欢歌可悲意识到,她的眼珠,被人挖了!   不对!   她想起来了,她是幻神国天才丹药师,因为炼丹走火,被爆炸炸死了。   现在,魂穿到这具瘦小、单薄的身体上。   这个女孩儿也叫欢歌,无父无母,生活在玄镜大陆金腾国最落后的村落,芳龄二八,是个废材。   两刻钟前,正在河里洗澡时,村里恶霸郝佳佳突然出现,说打扰了她的清静,妨碍了她的修炼,硬是叫人拉欢歌上岸。   郝佳佳看欢歌眼睛生的漂亮,挖了欢歌的眼,还在她身上划下七七四十九刀,扔河里喂鱼。   河流直接流向禁地,原主在跌落瀑布时被吓死,叶欢歌这才魂穿到她身上。   “嗞——”   鱼儿的痛苦跳跃让欢歌从记忆中抽离出来,虽然看不见,但她能听声辩位。   挨个儿将小鱼们捧回河流,欢歌站起身,娇弱的身姿透着冷厉。   “可怜又可悲的女孩,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那些欠了你的,我也会连本带利帮你讨回来!”   受到这具身体强烈的情绪波动,欢歌左手控制不住疯狂跳动。   手如柔荑的大拇指上,若隐若现刻着一朵紫玉兰暗纹。   欢歌伸手触摸,这是……   “紫玉鼎!”她惊喜叫道。   紫玉鼎!叶欢歌上一世的魂器!   竟跟着她的魂魄一起来了这里,简直令人欣喜若狂。   紫玉鼎是一口炼药鼎,因为是本名法器,所以也是她的随身空间。鼎内空间广阔,可豢养飞禽走兽,也可种植灵草。   简单点说,她前世搜集的天材地宝,全都藏在这紫玉鼎!   叶欢歌迫不及待想看看,紫玉鼎里的宝贝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