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午后,虽然已经三四点钟,但阳光依旧毒辣,透过层层树叶,在地上打下斑驳的光影。一座二层小洋楼里,书房正中央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头发有些凌乱,校服歪歪扭扭地套在身上,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好看,那双眼睛低垂着,眼尾挑起,虽然年纪小尚未长开,但身上却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吸引力。   他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正一脸严厉地批评他。   “今天你又逃课去打篮球!如果不是被我逮住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打算晚上再回来啊?”   少年抬起头,一双眼睛细长明亮,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没有,爷爷,怎么会呢,我真没去打篮球!”   老人瞪他一眼:“还嘴硬!我……”   老人还想再说点什么就听到外面的喧闹声。   “江圣卓!你给我出来!说好的下午陪我去买参考书,你又放我鸽子!我在太阳底下等了你两个小时!”乔乐曦敲开江家的门就大吵大嚷,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不知是晒的还是气的。   江奶奶迎上去笑着哄了两句:“他爷爷正训他呢,丫头你就别生气了。”   乔乐曦往那道门一看,房门正好从里面打开,老人一改刚才的严肃,笑眯眯地走出来,身后跟着没精打采的江圣卓。   江爷爷亲切地冲乔乐曦招招手:“丫头,过来爷爷这边。”   乔乐曦一看到江圣卓,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拱了起来,撒欢儿地跑过去对江爷爷控诉他的罪行:“爷爷,那本参考书特别难买,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城南那家书店有,我又不认识路,就让江圣卓陪我去,说好的在篮球场等,结果我等了两个小时他都没来!不知道现在卖没卖完……”边说边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江圣卓站在一旁也低低地垂着头,看上去像是悔过,嘴角却抑制不住地往上翘。   江爷爷睨了江圣卓一眼:“你这小子不早说!我还以为你逃课去打球呢!”   江圣卓揽着江奶奶嬉皮笑脸地开口:“我早说了,是您不信啊,对吧,奶奶?”   江奶奶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这小子老油嘴滑舌的,没个正经!”虽然口气严厉,但眼里满满的都是溺爱。   江爷爷摸摸乔乐曦的脑袋:“别哭呀,丫头,我这就让他陪你去。”说完叫过警卫员,“你让司机送他们两个过去,快去快回。”   乔乐曦立刻出声阻止:“别,爷爷,您那车牌号一出现,就得引起围观,我可不敢坐。我们俩打车去就行。”说完拽过江圣卓:“快走吧,再晚就真卖没了!”   两个人拉拉扯扯地跑了出去,乔乐曦还不忘回头:“爷爷奶奶再见!”   江奶奶在身后嘱咐:“路上注意安全!”   两个人跑出了那座小洋楼,走到大院东南角的树荫下。乔乐曦立刻甩开江圣卓的胳膊,一脸嫌弃:“你说你!逃课去打篮球就算了,还被抓了个正着,你行不行啊?还得我来救场,我和莱莱正逛街呢!”   这种老把戏,他们俩从小玩到大,默契十足。   江圣卓懒懒地靠在树上,挑眉看她,细长黑亮的头发扎成马尾,齐刘海下那双眼睛里聚满了金色的阳光,此刻一张小脸气得鼓鼓地看着他。   江圣卓没忍住呛回去:“你还逃课逛街,够本事的啊!我哪知道那么巧啊,哎,你怎么知道我被揪回来了啊?”   乔乐曦白他一眼:“叶梓楠给我打电话了呗,他可真是你的好兄弟啊!你前脚刚被抓,他后脚立马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捞你。”   江圣卓懒洋洋地扬着手:“这次就谢谢你咯,巧乐兹!”   乔乐曦一听到这个词立马奓了毛:“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许叫我巧乐兹!江蝴蝶!”   江圣卓一脸坏笑:“我就叫,巧乐兹巧乐兹……”   “江蝴蝶江蝴蝶!”   “哎哟,你别踩我啊!”   “你别扯我的头发!快放手!”   “你先收脚我就放手!”   “你先!”   “你先!”   “……”   响彻盛夏的悠悠蝉鸣中,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正闹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