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的瞪了魏长生一眼,楚歧也追了出去,现在千万不能让梁良对他有恶感,否则他无论做什么缺了梁良,都很难成事儿。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魏长生微微眯起眼睛,摸着自己放在八仙桌上的三枚铜钱笑的可开心了。   命格这么重的人留在楚歧的身边是很危险没错,可留在他魏家就不一样了,他魏家百年传承,罩一个梁良轻轻松松,更何况梁良身上还不知道藏着什么样的事情呢,他魏家若是能先抢先占据第一手,日后说不定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跑出门以后梁良就后悔了,魏家的老宅子出奇的大,他跑了好几圈都跑不出去,便知道这宅子里面应该是设下了奇门遁甲,索性也就不再浪费自己的力气呆在原地等着人来找他。   诶……阿爷说得对,人心险恶,刚出校门的他太放松警惕了。   看着院子里的雕梁画栋,梁良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觉得好困啊。   这院子里的奇门还有催眠的功效么?两眼一黑,梁良萎顿在地,慢慢的晕了过去……   那太阳眼看就要落山了。   中元节的夜晚,街上向来是没什么人的,但萦绕在鼻间的却都是浓重的烟灰味,梁良缩着身子抱着肩膀,战战兢兢的走在柏油马路上,能低头看脚尖绝不抬头看天。   十字路口处有两三个烧纸钱的,边向火堆里扔着金元宝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无非都是些什么神啊,仙啊,多保佑亲人,照顾亲人,钱很多尽管花之类的,一阵风吹过,那纸钱烧的烟灰四处飘散,梁良一抬头,迎面糊了满面的灰。   “噗——呸呸!”   梁良用衣袖擦了擦嘴,加快行走的速度,那天边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再过几分钟,这天可就全黑了。   “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回来吃点好的吧,儿啊……”   右眼皮一跳,余光看着那哭的满脸悲切的老太太,梁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老太太祭拜的,难道是惨死的厉鬼?这太阳马上下山,出事的可能性未免太大了!   镇定,镇定!梁良控制着呼吸的频率为自己打气,当做没看见那些脏东西就好,忽视它,忽视它!   梁良的手紧紧地攥着衣服袖子,额头冷汗直冒,双腿僵直的好像不是梁良的,一步一步机械的向前走着。   不知何时,马路上起了一阵阵的雾,月亮已经升起,在惨白月光的衬托下,这片雾被渲染的更加诡异。   “妈……我好疼啊……”幽怨的声音忽远忽近。   梁良的冷汗近乎将衣服打透了。   “呲—,呲—”那是肢体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不能抬头看,走直线!就算撞上了也绝对不能拐弯……梁良上下牙不住的打战,手掌在衣袖里紧握成拳,一脚踩在了那还在向前爬行的半截躯体上!   “噗呲—”   梁良腿抖的差点跪了下去,那东西黏腻腻的,隔着裤子都感觉到了一阵阴冷,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个脏东西正在回头看自己,却依然走的笔直。   “呲—,呲—”   那向前爬行的声音又出现了,不过是向远处爬的。   几乎是本能在驱动着梁良,他撒开丫子一路狂飙,在摸到自家大门的一刹那直接跪了下来。   梁良微微用力,推开大门,空荡荡的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梨花木的桌子上摆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相框,里面的老人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神采奕奕,头上包着一块雪白的毛巾,笑呵呵的看着梁良。   “阿爷……我该怎么活下去啊……”   梁良抱着阿爷的照片哭的撕心裂肺,好像要把满腹的委屈都哭诉出来,隐隐约约他听到了爷爷那熟悉的东北腔。   “孙子,别怕,护好咱家的宝贝……到时候谁也伤不到你……”   “爷爷!爷爷你见我一面好不好,爷爷!”   “爷爷!”   梁良瞬间清醒了,眼角还挂着泪。   怎么突然间梦到小时候的事了,梁良擦了擦眼睛,家里的宝贝肯定会看好的,我梁良就是死也不会把那东西交出去!   不就是被人看不起吗?不就是被人小瞧了吗?无所谓!不过是大学的四年生活把他的心又给人又给养软了而已,现在只是让它再硬起来就好了!   梁良深呼吸了一下,便听到自己的后面有脚步声,楚歧的声音便远远传了过来:“总算找到你了,他这个宅子里面有古怪,乱跑的话可能会出事。”   “哈哈,我就说怎么回事嘛,怎么都走不出去。”   梁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笑呵呵的。   “那个梁良,对不起啊,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   “没事,人嘛,都有生气的时候,能理解。”   梁良回答的很痛快,仿佛刚才生气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楚歧皱着眉头看着走在他前面的梁良,只感觉哪儿哪儿都不对。   刚才他还生气的不行,怎么一转眼态度就变了?难道是真的心大?不能吧……   “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你看刚才也没吃好,现在咱俩去吃个饭吧?”   听到楚歧的邀约,梁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啊BOSS,今天我要和几个兄弟们出去吃饭,你看……”   听到这话,楚歧连忙善解人意的说道:“没事没事,那就改天再约,就当我欠你一顿饭,当是哥们儿给你的赔礼道歉了。”   哥们儿?   从今天起我再把你当哥们才是真的傻了。   把梁良送回了家楚歧便连忙召集了自己的团队,想要把505内的鬼婴调查一下。   “各位兄弟们,这505的事对我十分重要,请大家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帮我查清,只要能查出这幕后黑手,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坐在办公室的十二个人瞬间欢呼。   “哇哦,老大霸气!”   看着手下们的欢呼楚歧微微一笑,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王雅打断了。   “楚哥,要是这件事情我给你办成了,你娶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