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市最繁华的地段,到处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在这里到处都是机会,也到处都是危险。   午夜十二点,刚刚从酒吧打完工,米小范背着背包,无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初春的夜晚,一阵冷风吹过,米小范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加紧了脚步。   “真是够了,电话打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路灯都没有人来修。”米小范一边抱怨着,一边低头去拿包里的钥匙。   当米小范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楼道口好像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很大一片?米小范放慢脚步,借着弱弱的月光,拿出手机,打开手电。   “这… …是人吗?”   楼道口,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台阶上,头歪向一边,嘴角挂着血,脸上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的遮住半边脸,黑色的上衣上面都是灰尘。   米小范住的这个地方,龙蛇混杂,经常会有喝醉酒闹事的人,看着他这个样子,估计也是喝多了醉倒在这里。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看见没看见… …”米小范嘴上这样说着,蹑手蹑脚的正打算从那个人的旁边绕过去。突然脚踝被一把抓住。   “啊!”   “你这样见死不救不好吧… …”   米小范低下头,原本做在台阶上的人正一只手抓着她。   “你、你干嘛?”米小范一只手拉着被他抓住的腿结巴着问。   “小姐,我伤成这样,你…咳咳,咳咳,你不想管至少也可以把我送去医院吧!”他抬起头一边咳着一边对米小范说。   米小范皱着眉,一脸纠结的看着他,很是不情愿。   “那个、你能走吧,要到路口才有车。”米小范不情不愿的望着路口对地上的人说。   男人抬起胳膊,米小范硬着头皮挪着步子过去。   “哇… …我的妈你也太沉了吧!”男人整个身体靠在米小范身上。   费好大力气终于把一切都安顿好的时候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半了,男人输液,没有其他的人,米小范就这样被留了下来。   一连串的折腾下来,米小范早已经累的筋疲力尽,靠在椅背上打起瞌睡。   此时病床的男人缓缓的睁开眼睛,注视着米小范颈间露出来的银白色的项链,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他伸手取下项链,留了张字条,离开病房,拿出手机拨通后对着另一端的人说:“我已经接近目标了… …”   翌日。   “喂,喂,小姐!”   睁开惺忪的睡晚,米小范看到护士不耐烦的表情。   “小姐你从昨晚睡到现在,你的朋友已经走了。”   “什么?走了?!”米小范一下子清醒过来,急忙跑出急诊室。   可是哪里还看得到人,整个医院的大厅到处都是走动了人们,看着忙碌的大厅,米小范竟有一丝的失落。   “小姐,这是你朋友没交清的治疗费用,麻烦你去办理一下。”   见米小范回来护士递过来一张用药明细,米小范接过来的一刻,瞬间睁大眼睛。不过一个晚上,怎么会这么多的费用?!   看到单子上那一串的数字,米小范在心里把所有的词汇骂了个遍,可是再生气也是无济于事,人已经跑了,欠下的钱也只有自己认栽了。   离开医院,清风拂过,米小范不禁的打了个寒颤。抬起手刚要整理一下衣服,上衣口袋里有一个白白的东西。   “后会有期ps你流口水的样子很可爱!”没有署名,只画了个鬼脸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