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嗯嗯听到了邹天的话脸色一愣,邹天虽说这话没有毛病,只是他就不能在文明一些吗?   邹天看着白嗯嗯脸色变了,并没有觉得他说错了什么,哼唧道,“你那个好闺蜜,明明一脸求我来救你,结果呢,我们两个刚来到办公室门口她说肚子疼,随后一阵风的跑开了,所以,我猜测她就是拉稀!”   “呵呵。”白嗯嗯尴尬的笑着,随后扭头看着邹天道,“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事,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想阻止我就会跟他一个下场,如果你不怕毁容,不被某个人喜欢你大可以上前来阻止我的,只希望你别后悔就好了。”   邹天听到白嗯嗯的话,又看到了她阴暗的眼神,我的妈妈呀,还真是吓人!白嗯嗯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了,简直是…他此刻真的好想走,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断送在这里啊!想到某人警告的眼神,壮着胆子道,“你的事情我必须要管,你听我的别打人,我会处理好一切,另外厉…”   邹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嗯嗯打断了,“你敢告诉他,我就把你打成他那样!”   “白嗯嗯,你就是一个凶女人!”邹天气红脸骂着,他招谁惹谁了,怎么惹到了两个恶魔,就不能每天让他能过的安心些吗?   白嗯嗯知道邹天要说厉承深会帮助她,对于厉承深她不想让他知道,更不想让他笑话她!想拿这件事情威胁她?绝对不可能!   正在白嗯嗯瞪着眼睛看着邹天的时候,潘美美的身影出现了,随即,邹天活蹦乱跳了起来。   “邹天,你居然敢骂嗯嗯,你胆肥了是不是?”潘美美一顿没有章法拳打脚踢,打的邹天嗷嗷叫唤着。   “潘美美,你这个蠢女人,你不能下手轻点吗?”邹天弯着身体捂着受伤的地方一脸痛苦的喊着。   潘美美张大了嘴巴,一副我并不是故意的,来到邹天的面前正要为他检查一下的时候,冷幽幽的声音飘向了潘美美和邹天的耳边,“他没事,反正他也不用。”   潘美美听到伊婉的话清醒了过来,松了一口气,笑着开口道,“我到忘记你的事情了。”说完之后坏笑了起来。。   邹天先是被白嗯嗯的话气的更加受伤,哀怨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这两个女人就是恶魔!   潘美美没空理会邹天,大步跑到了白嗯嗯面前道,“你没事吧?院长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白嗯嗯听到了潘美美的话双眸眯了眯,扭头看向了潘美美道,“你跟我说,之前的事情有没有被欺负?”   潘美美被白嗯嗯突然问话脸色变的苍白,只是片刻,随后轻笑道,“没有啊!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就这种货色还能欺负我?呵呵,真是好笑啊!”   “潘美美,你确定你现在跟我说的是人话吗?”白嗯嗯看着潘美美故装镇定的样子,勾起唇讽刺的笑着问着。   潘美美很少听到白嗯嗯会对她说这么重的话,本来闪躲的眸子抬起头看向了白嗯嗯,看着白嗯嗯的双眼,她的伪装在也装不下去了,喃喃的开口道,“嗯嗯…我并不会后悔。”   “可我后悔了!”白嗯嗯瞪着眼睛大吼着,“我要是知道你被他这样的对待,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你说你傻不傻啊!”   潘美美傻笑的勾着唇道,“我要是那么有手段,就不会出那件事情了。”说完之后悲伤的留下了眼泪了。   白嗯嗯双手紧紧握着了椅子,红着眼眶看着趴在地上的猪头院长狠狠道,“今天这人我伤定了!对付欺负你的人我不会饶过他的!”说完这些话冷幽的目光看向了邹天。   邹天被白嗯嗯看了一眼渣的向后退去,想到了白嗯嗯和潘美美的对话,在联想起院长的为人,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了!这个院长就是一个人渣!   “嗯嗯,这人你已经伤过了,也替我出气了,就算了,别在把事情闹大了。”潘美美拉着白嗯嗯好言相劝着,说起来她和白嗯嗯还真是有意思,平时没事的时候她总是一副保护白嗯嗯的样子,实际真出大事了,白嗯嗯却来保护她,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无妨。”白嗯嗯冷笑着,“对于他这种人就该不能心软,免得他在祸害其他的女人!”   “嗯嗯…”潘美美呢喃的开口。   “你想阻止我?”白嗯嗯阴沉的声音想起。   “我…”潘美美口吃着,“我跟你一起!”   白嗯嗯听到潘美美的话点了点头,两个人正要联起手举起椅子向着趴在地上的猪头院长砸去的时候,一道银光从门外闪了过来,直接砸向了趴在地上院长身上。   这一幕一出现,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出现的身影,有人欢喜有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