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敌是友?”尹墨小心翼翼的问道。   “皆是。”那名女子说完便拉起了尹墨的手,向着一个地方跑去。   “快点放开主人!”酥桐焦急的说道,奈何那名女子跑的实在是太快了,很快就将酥桐甩在了身后,酥桐只好闻着气味寻找他们了。 跑了许久,他们停在了一个林子前。 尹墨气喘吁吁的看着这片林子,觉得越来越眼熟,难道是那所孤儿院旁的林子?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来今早许樱落说的爱情故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片林子?你有什么目的?亦或者说,你是友?” 面对尹墨一连串的问题,那名女子直接选择了无视,“无可奉告。” “哼……那告辞。”尹墨说完便作势要往这片林子走去。 “等一下。” “嗯?” 为了突显自己高冷的形象,那名女子假装咳了几声,“我带你进去,一个人进去很危险。”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跟紧我。” 他们向着林子的深处走了许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沾满血痕的十字架,不仅如此,地面上,甚至周围的竹子上都沾满了血痕。 尹墨被这血淋淋的场面给吓到了,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这……这是怎么回事?” “从前,有一位心地善良的龙宫小公主救了一位被人类追杀的血族,他们日久生情,但是却找到了众人的反对。 明天,就是他们的大婚之日,可是他却被绑在了十字架上,尹墨,你仔细看看他的精神世界,充满了无奈、绝望和不甘。”那名女子说完“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偏见。”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尹墨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使用这个能力,一切还是小心为妙,不过他现在要确认一点,这精神世界里的人看得见他吗?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 突然,尹墨对着地面喷出了一口血。 “你怎么了?”那么女子慌张的问道,尹墨绝对不可以出事情! “我……我,可能是因为时间快到了,我现在必须退出这位病人的精神世界……再见了……” “等等……我……”那名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不见了尹墨的身影。 回到现实世界的尹墨难受的站在了病床旁,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手扶着病床以支撑自己站着,“没想到反噬效果居然这么大。” 尹墨睁准备走开,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东西,好奇的低下头一看,居然是许樱落! 许樱落怎么会晕倒在这剪病房的地板上?她不应该在休息室里睡觉吗? “许樱落,许樱落,你醒醒。”尹墨艰难的晃动着许樱落,但愿她能够醒过来。 仿佛在做梦的许樱落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尹墨,你治疗完病人了呀?” “没有,倒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