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许樱落疲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周围,这里居然是那位精神病人的病房!   “说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樱落懊恼的挠了挠脑袋,“这不科学呀,我明明在休息室里睡的很香甜的。啧……这中途我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难道我梦游了?”   “不知道,反正你最近都必须时时刻刻的待在我的身旁,以防出了什么乱子。”   “噢……”许樱落撇了撇嘴巴,待在他身旁还真的是压力山大,“对了,酥桐呢?”   “不知道,我和她分散了,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也要休息一下,准备下一次进入这位病人的精神世界,今天先这样子吧,我送你回家。”   尹墨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朝着病房的门口走去。   “诶,你等等我呀。”许樱落焦急的追了上去,但是总是有股非常疲惫的感觉,好像干了什么大事一样,还真的是奇怪!   ——   回到尹家以后,刚进门,就看见尹浩在大厅里等待着他们。   看见他们终于回来了,尹浩激动的“感激涕零”,“我亲爱的哥哥,樱落,你们终于回来了,我等的你们好苦呀!”   尹墨对着尹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戏精又上线了。”   “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真的担心你们呀。对吧?樱落。”   “哼,你继续,我去洗澡了。”   看着尹墨远去的背影,尹浩轻轻的撇了撇嘴巴,他的哥哥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   看着这兄弟俩的互动,许樱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真的是有趣!   尹浩对着许樱落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她过来。   “尹浩,怎么了?”许樱落看着尹浩一脸的姨母笑感到很疑惑。   “樱落,快点跟哥说说,你们今晚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呀?”   “没有,你不要多想,我们只是很单纯的工作而已。毕竟那特殊的精神病人真的是很难救治……”   “真的假的噢?”尹浩一脸的不相信。   “爱信不信,对了,今天和晓晨工作感觉如何呀?”   听到“晓晨”这两个字,尹浩就来气,“樱落我跟你说啊,这个余晓晨上回我已经见过一次了,就是一个误会我虐待狗狗的女人,没想到就是她!   你可是不知道她今天被我训斥的时候有多怂了哈哈哈,谁叫我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呢。”   许樱落气愤的伸出拳头对着尹浩的脑袋毫不留情的敲了下去,“不准你欺负晓晨!晓晨其实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久了你就会发现了,而我她的工作能力也是很强的。”   “好吧,听你这么说我就多观察观察她几天,看看她的工作能力如何。”尹浩说完可怜兮兮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指着它说道,“樱落,你打的好狠噢,我疼。”   “那也是你活该,谁叫你欺负晓晨了。”尹浩和许樱落的一举一动认为他们是在“打情骂俏”,内心有股说不出的苦涩。   也不知道酥桐什么时候回来了,幽幽的在尹墨的背后说了一句,“我酸了……就像柠檬一样。”   正准备去洗澡的尹墨站在三楼看着楼下许樱落与尹浩的互动,内心十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