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东方羽他们再次出现在宋府前,便是我们吃完早点,准备去散散心的时候。 宋府大门前,便提早来了两匹马,最后还有一辆马车。 骑马的人有东方羽,与他的跟班在后。不说别的,就马车那个豪华,足够宋府再添一个别院了。 说是带大家出去踏青什么的。这九月底的天气,踏什么青? 我很好奇。风铃便说了。是东方羽的主意。 其实是去苏州城郊外的森林打猎。这时候如果在京城的话,他们大队人马,早就轰轰烈烈前往一早准备好的守猎场。 宋夫人说一把年纪了不去,让给这些看吧人去玩。六花自然也是留下照顾她老人家的。 我一看马车上除了风铃,还有个陆可馨,想不去的。可后来发现那宋时临也爬上了马车时,我立刻取消了刚才的念头,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很宽大,也很入大家的心意,因为坐着舒服,一路上几乎很少摇晃的。 外面赶车的也是东方羽的跟班吧,不快点追上你们家主子,他会不会把你开除? 看到前面的东方羽驾驭他的黑马,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我于是有一种这样的思想。 千万别怪我思想偏激,这完全是为了你着想。 “平时你们坐的马车都是这么慢的吗?”有时候我真想给自己一个巴掌。大伙都在马车睡觉,享受这会由马车或者外面怡人的气氛带来的舒适。只有我这个想要快点到达目的地的吗? 见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并不理解我一样。我不需要她们理解,只要回答我的话便好。 因为有人晕车。这便是理由,而这个理由便是由宋时临嘴里说出来的。 谁会晕车?说的不是风铃,因为风铃不知道多期待着马车外面的世界,那苏城热闹大街转眼间在后面远去。 那么就是一旁闭上眼眸,脸色有些许苍白的陆可馨本人了。 其实马车已经不慢了,只是我坐着马车,感觉有一股奇怪的气氛包围着,感觉很不舒服。 谁知那宋时临又帮她说话了,我更加的不爽快了。 就在马车快到达目的地时,我直接拉开前方的帘子,走了出去。在宋时临还没来得及发觉时,我便跳下了马车。 “姐姐,还没到地方呢?怎么说下马车了?” “外面的景色好,我想一边欣赏,一边走过去。你们别等我了,不然你们的老大又该生气了。”我说的是太子爷东方羽,他不是一向最不喜欢别人落后,却也不想让别人超过自己的吗? 其实我下来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大家出门前,我就已经把我的那把弓箭,从后院处丢给了外面等着我出现的识丁与目卜他们。因为巧不巧的,太子东方羽踏青的事,与我们准备去守野猪的事,碰到一起了。 因为之前识丁就说过,城外七婆家的菜园里有野猪出没的迹象,这事我还记得,只是时间改了又改,好不容易改了今日,又不碰巧。 识丁和目卜在城外的河边等我。我到的时候,他们人已经在一棵老槐树下,啃了一会地瓜了。 目卜手里还有一根,看到我来了,便笑呵呵的问道。 “老大你要不要来一根?” “看你们吃得挺香的,不是偷的吧?”我拿过被他们烤好的地瓜,这样问道。 “绝对不是!是七婆送给我们的,说是为了答谢我们来帮忙抓野猪。”识丁忙着解释这事。 我并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因为我是知道我这两个小弟的脾性,看着似不良,其实都是老实人。 “提前就答谢了?那你们可得好好干活了!别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意。”我笑着说完,便用手扒开地瓜皮,吃了一口,挺香的。 “那是自然的。七婆对我们兄弟俩如此照顾,是时候回报一下她老人家的。”目卜说道。 在前往七婆那块菜地,我后来发现竟然是与太子他们一行的方向是一样的。 这会不会遇上?我在想。其实是我多虑了,森林那么大,遇上的事虽然说并不一定,但还是小心点为好。 “老大,我们真要那么小心吗?” “不小心点,怎么打野猪?它精得很,一听到人的脚步声,逃跑的动作比谁都要快!” 目卜和识丁,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倒也不像是要去打猎之人,说得不好听的,像是游手好荡的乡野村人。 “老大,我们还是遇上他们了!”识丁此时跑过来,告诉我这件事。 其实我一早便知晓了,因为刚刚去布置陷阱的时候,便听到风铃她说话的声音。 “泈姐姐不会迷路吧?这么久还没来。” 我会迷路?这话真的好笑。这个地方我就算蒙上眼睛,走一遍森林也绝对要比你们强。 “也许她早就回去了吧。觉得这是个非常烦躁无味的踏青,半路折回去了。” 也许陆可馨的话,值得大家认同,毕竟那么长时间不出现的人,大半是因为这个原因。 最后只有那宋时临没有说话,他跟着两个姑娘家的,也难为他了。太子东方羽呢?早就深入林间,听说去猎最里面的“猛兽”去了。 可我为什么感觉东方羽他不像是要猎猛兽,反倒是想要猎一只兔子?那只雪白毛色,有着亦眼,长耳朵,短尾巴的兔子。它是那么乖巧柔顺的伏在那里啃着一根地瓜吃,并没有妨碍其他人。 所以就在东方羽的箭射过去时,我手上的箭同时离手。咻,咻,两道划过林间丛木发出特有的箭本来的声音。 就在两只箭稍微相碰,便偏离了轨道的那只箭,没有射中兔子,往树那边穿了过去。 也许到最后东方羽也想不明白,明明差点就到手的猎物,最后还是失了手,心里就气,却不好发作。这只能怪他学艺不精。 “老大,看你心情不错!”识丁和目卜看到我回来时,都这样认为我是不是捡到宝了。 今晚有烤猪吃,你说开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