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木偶都能变成人,因为我是匹诺曹。 第一个故事 暗香 “朱迪,朱迪我要吃巧克力蛋糕。”阳光房中,卷发的小男孩摔碎了乐高玩具,不耐烦地叫嚷。 一个身材健硕的女人,摇摇晃晃地从卧房中走了出来。她穿着佣人的蓝布衣裤,系了条碎花围裙,钢丝般的棕色卷发,顽强地从帽檐下露出来。 “我的宝贝,你不能吃巧克力蛋糕了,它的热量和含糖量太高,对你的鼻炎没有好处。”女人笑着走向男孩,她的表情略有些僵硬,笑容挂在她的脸上,像是轻易就会被吹散的晨雾般缥缈。 男孩撅起嘴,用力摔打着玩具,尖利的哭声如超声波般在客厅里回荡,刺耳难听。 “别哭,宝贝,朱迪爱你……”女人张开双臂,缓步走到男孩的面前。 她高壮的身影,宛如山一般挡在窗前,遮蔽了午后温暖的阳光。影子笼罩在男孩的身上,他瞪圆了双眼,再也不敢哭闹。 因为今天的朱迪,似乎跟以往不一样,这个永远温顺听话的机器人,此时像是一块冰冷无情的顽铁。 “朱迪爱你……”她喃喃自语地蹲下,双臂合拢,将男孩紧紧抱在怀中。 男孩起初挣扎尖叫,但渐渐就没有了声音,晕倒在她有力的铁臂中。朱迪满意地将男孩平放在地板上,轻抚着他的额头。 春阳如海,倾洒在女人身上,可见在她蜜色的脖颈处,嵌着一串黑色的条形码,这是她做为一个商品的标志。 四月初,雨淋漓。 一个背着书包,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正站在一家蛋糕店的橱窗外。他叫叶承心,今天刚好是他十八岁生日,而他收到的唯一的生日礼物,就是来自于表姐苏渺渺的一条微信祝福。 那条微信是这样写的:亲爱的表弟,生日快乐。祝贺你终于成年了,从今天起要承担更多的家务哦。 他匆匆看了一眼,就删掉了这条史上最无耻的祝福,迎着细如牛毛的小雨跑出了家门。一想到苏渺渺时刻盯着他剥削的奸诈模样,他就背后发凉,再也不想在家里多待一分钟。 今天的客户很重要,千万不能迟到,毕竟现在肯花大价钱请人写自传的傻子不多了。 所以半个小时后,他就来到了这家以昂贵著称的蛋糕店门外。或许是自惭形秽,他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橱窗外看着琳琅满目的蛋糕。 上次吃生日蛋糕,依稀是在他很小的时候,蜡烛跳跃的光芒中,年轻的男女在柔声唱生日歌。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只能从亲戚口中得知,那是他的父母,在他三岁时,双双在一场车祸中去世。 在橱窗射灯的照耀下,蛋糕美轮美奂,玉色的奶油上洒满了落雪般的糖霜,粉红色的花朵中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这一切都美得宛如一场梦,他仿佛又看到了童年的好时光,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在寒夜被火焰中的幻景迷住,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呦,第一次看到对着蛋糕发呆的家伙。” 就在他沉浸在回忆中时,身后飘来了一个柔美的声音。他急忙回过头,只见身后正站着一个手持黑伞,身穿白色套装的女人。 她的肌肤白如凝脂,黑发似绸缎般亮泽,仿佛全身只有黑白两色,却有一点嫣红,点在薄薄的嘴唇上。 因为这点艳色,她才不像一幅画,而平添了些人气。 “你是‘一叶知秋’吗?”女人笑了笑,朝他摆了摆手:“我叫香奈,约你来这里见面的就是我。” “你、你好……”叶承心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他的生活中从未出现过如此精致的美人。 香奈指了指他身后的蛋糕,微笑着说:“进去说话吧,姐姐给你买这个。” 他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迷迷糊糊地跟着她走进了蛋糕店,像是被兔子迷惑着误入仙境的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