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查了查,没有这种游戏卡的记录,它不会是个储存器吧?”赵迟羽拿出了转换器,插在了电脑上。 他听了更加兴奋,忙不迭掏出了卡片: “存储器的话就更好了,他们特别留给我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你别高兴得太早啊。”赵迟羽无奈地摇了摇头,在电脑上切断了所有机械人的网络连接:“万一什么都没有,会更失望。” “你干吗切断机械人的网络,是看不起我吗?” 赵迟羽摇了摇头:“这是必须的程序啊,因为超仿真机械人的程序很复杂,万一被感染了病毒很难清除。” “你居然怀疑我爸妈留给我的是个病毒!”他气得直嚷嚷;“我告诉你,里面就算有一个亿的遗产,也别想我请你吃饭……” 他还在说胡话,赵迟羽轻巧而迅速地拿走了他手中的卡片,又如行云流水般插进了转换器中。 等叶承心回过神来,电脑的显示屏上已经出现了读取数据的进度条。 进度条起初缓慢,随即跑得飞快,电脑的屏幕变成了一片漆黑,出现了一个天蓝色的对话框。 “我是盛放在夏天的蔷薇,我可以让你拥有一切,也可以让你失去整个世界……” “这是什么玩意?台词这么老土?”叶承心在看到对话框的时候更迷惑了,这像是一个电脑水平不高的人自制的拙劣养成游戏。 “你确定要启动我吗?”对话框结束了,弹出了“确定”和“取消”两个选项。 “怎么样?你要选‘确定’吗?”赵迟羽晃了晃鼠标。 “当然是‘确定’啦!”叶承心肯定地答。 可以想见,十五年前,自己只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父母不知道死亡会突然降临,才留给了他这么一个小玩意儿。 赵迟羽把鼠标递给了他:“来吧,由你来按下‘确定’,有的时候生活需要些仪式感。” 叶承心接过了鼠标,郑重其事地坐在了悬浮桌前。 赵迟羽说得没错,即便只是一个简单的小程序,也凝结了过世的父母的思念,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光标移到了“确定”的选项,轻轻地按了下去。 刹那之间,电脑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突然黑屏了。于此同时,对面店铺的巨大LED广告屏也瞬间变黑,仿佛一个巨人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停电了吗?”他惊惶地看向赵迟羽,同时感慨自己的命也太不好了,怎么就在游戏启动的时候停电了? “没有啊!灯还亮着!”赵迟羽一把拔下了路由器的电源,白皙的脸急得通红:“是病毒,真的是病毒!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 “什么?你在吓我吧?” “连对面那家店都被黑了,你还说我吓你?快点回家吧,我得把这台电脑销毁了,万一被警察查出来,搞不好会以危害网络安全罪处罚我们。” 叶承心的脑海变成一片空白,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赵迟羽家的店,只见方才还缤纷多彩的中央大道变得沉寂而肃穆。 各个商家的LED广告屏全部熄灭,连街边的公益广告牌都不能幸免,整条街上只有路灯仍如卫兵般坚守着岗位,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 碧丽辉煌的街道,仿佛只是一眨眼间,就由一位婀娜多姿的艳女,变成了个迟暮的老妪。 而最可怕的是,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我的爹娘啊,你们怎么坑娃坑得这么优秀啊?”他如过街老鼠,飞快地穿过了街道,钻进了地铁中。 可怕的是地铁里的网络也被黑掉了,连刷手机都刷不进去,上百个乘客挤在站厅里,一边排队买票一边咒骂。 他看着眼前的骚乱,心像是被绑了个秤砣,沉到了湖水里,变得冰冷冰冷。他几乎能看到自己被警察逮捕,被抓去蹲拘留所的一幕,而且最悲催的是,被他连累的还有前途一片光明的赵迟羽。 “各位乘客,网络已经恢复,请大家刷卡乘车。”就在他吓得冷汗涔涔,衬衫都湿透了的时候,救命般的电子音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下手机,从病毒启动,到现在刚刚好是五分钟。 等待的乘客没空追究原因,水一般涌进了闸机。直至他坐上地铁,看到电视上的主播依旧如往常一样播报新闻时,身上的冷汗才逐渐褪去。 “信号启动了。”与此同时,在一家高级酒店中,一个梳着时髦卷发的年轻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挂断了电话,放下了手机。 “罗兰,你看起来很开心。”坐在他面前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肥胖大叔,殷切地为他的空杯中斟满了香槟。 “我等到了一个阔别了十五年的信号,如果换做是你,会不会也很开心?” “Really?这简直是奇迹!” “说得没错,干杯……”他举起酒杯,透过杯中美酒看向窗外,城市的霓虹在香槟的气泡中变得梦幻而缥缈:“为即将降临的奇迹。” 落地窗中映出他俊秀的脸庞,微翘的嘴唇略带几分孩子气,只有一双眼深如潭水,令人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