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看他安静了,不再乱叫,缓缓松开了手。叶承心双眼翻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浑身脱力地倚在墙上,此时万般确定,自己是被命运诅咒了。 “带我回家。”可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她就说出了更可怕的话。 “什么?你还要跟我回家?” “我也不想,可是教授给我写下的唯一命令就是,一旦信号启动,就要陪伴你到老死!” 寂夜的花园里回荡着幽怨的哭声,而且分外悲切的。叶承心捂着脸啜涕,机械少女似乎比他更沮丧,她还踢打着花木。 为了避免她造成更大的破坏,他只有把她拉进了单元门里。 而坐在客厅里,气鼓鼓地等待着晚归表弟的苏渺渺,在家里的门被推开的一刻,下巴就差点砸到了地上。 她酝酿了一肚子的训话和骂街,在看到“盛放在夏天的蔷薇”的一瞬,霎时如遇到反物质般湮灭了。 “这、这是机械人吗?超贵的吧?哪来的?”她结结巴巴地问,虽然这个姑娘看起来跟人类的女孩没分别,但从其湛蓝的瞳色上可以猜到她并非人类。 “捡的……”叶承心有气无力地答。 “哪捡的?这也有人丢?不是都有条形码,有唯一编号的吗?据说要统一回收处理,不能乱丢的……” 苏渺渺喋喋不休地问来问去,围着机械少女转个不停。偏偏她身高足有172,比对方高了半头,活似一只鸵鸟围着只母鸡研究。 “我要洗澡。”少女推开了对着她聒噪不停的苏渺渺,走进了卫生间。 “看起来是伴侣型的,而且脾气有点大啊,你怎么不捡个保姆型的回来,还能有点用……”苏渺渺看着几近瘫软的表弟,十分认真地问。 “姐,别说了……” 叶承心刚刚说了一句,就觉得一股大力揪住了自己的衣领,竟然被凭空拽进了浴室里。幸好虽然机械女孩脱掉了皱巴巴的白裙子,里面还穿着一身类似于健身服的黑色贴身衣服,让他不会太尴尬。 “得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教授的儿子,当着苏渺渺的面太不方便了。” “怎么确认?你说的教授到底是谁?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表姐的名字?我没跟你说过呀……” 他的话还未问完,突然觉得头上一痛,只见她手速飞快,竟然揪了他几根头发,在手指间捻来捻去。 “你有病啊!”他咆哮了。 但下一秒钟,他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因为随即她竟然挑出了一根头发,郑重地放进了嘴巴里。 “DNA比对完毕,确认是亲子关系。” 叶承心推开了卫生间的门,逃也般奔出来,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苏渺渺看热闹不嫌事大,婀娜地蹲坐在他面前,伸出一只玉指,点了点他的前额,笑得像是《西游记》里的妖精,妖魅入骨:“呆子,是不是没见过这场面?” “是……” 他气若游丝地吐出了一个字,绝望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