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不认识我了?”女生歪着头笑,她穿着条纹T恤和牛仔裤,长发在脑后梳成马尾,看起来充满了活力。 他更迷惑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女生。 “这样呢?”她摘下了眼镜,放下了头发,立刻变成了香奈的模样。 “你怎么这幅打扮?”他慌忙把她拉到了花荫下藏起来,“而且怎么突然来找我,也不说一声?” 香奈飞快地伪装好,无奈地摊了摊手:“没办法啊,出名的又不止你那个小丫头,我现在也是名人,哦不,是不是该叫名器?” 叶承心被她逗乐了,索性带她去逛校园。 “我这次来,是想给你提供点素材。”她边逛边说,不知是不是换了装束,今天的她没有一点距离感:“做为前几天你阻止我的回报,那晚多亏了你,不然我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小事情,何足挂齿?”叶承心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我今天的搭配,就不要写了,不符合我现在的设定,更像是二十年前的我。” “哦?二十年前,你是什么样子?”他突然很好奇,拉着她来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搬出了电脑打算记录。 “我跟你说过,我更换过一次躯体吧?”她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他:“看,这是二十年前的我。” 照片里是一男一女的合影,男的穿着件花衬衫,梳着过耳的中长发,青春飞扬,但看五官正是安志成。但女的面容清秀,像是女学生般清纯羞涩,还穿了一件蝴蝶结系带的衬衫。 “这是你?” 他声音拔高了八度,比看到了恐龙复活还惊讶。 “没想到吧?”香奈窃笑着,表情与人类一样生动自然,“那时安志成还是个不出名的画家,一有空就出去采风,他的父母怕没人约束他,才买下助理型的我跟随在他身边。” 叶承心点了点头,“这审美,确实不像年轻人的。” “可是两位老人却打错了算盘,AI会随着生活中跟人类的接触而不断更新的,而且安志成是我的主人,在程序中是最优先级,所以几年过去,我没有教会他循规蹈矩,倒被他带得越来越叛经离道。” “这太可怕了……”叶承心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眼前浮现出小薇叉腰怒吼的母老虎模样,这么说,他很快就要有一个苏渺渺2.0了。 “过去安志成没钱,我们经常在野外露营,也曾为了卖出去一幅画,差点跑断了腿。还有一次我没处充电,是他背着我走了翻过了座山才找到了充电的地方……” 叶承心十指如飞,迅速记下了她的话,这对他为文章注水非常有好处。 “再跟你说说他的事业转折点吧,是因为一次事故,我的躯体和AI,也是因此升级的。” 一听到“事故”,叶承心好奇地抬起了头,这个词隐含着不祥的意味。 “20年前,‘巴黎春天百货’大火事件,你应该听过吧?”香奈偏着头,在一瞬间失神,仿佛又变成了一个精致的人偶,但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那次火灾发生在平安夜,造成了20人死亡,100多人受伤……” 虽然20年前他还未出生,但这场大火后来被拍成了电影,变成了小学生消防教育的必看片,故事他耳熟能详。 火灾是因节日的焰火而起,但奋不顾身冲入火场的却是一批又一批消防机械人,因为这场灾难,机械人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大幅提升,在那一年成为了宛如英雄般的存在。 “火灾发生时,安志成在为一家新开业的商店画形象墙,而我做为他的助理在帮忙……”她的语气依旧平缓,轻描淡写地,仿佛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大火来得措不及防,圣诞树和缎带装饰全是易燃物,等我保护着安志成离开火场时,皮肤都被烧毁,只剩下一副骨架……” 叶承心突然觉得十指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严重损毁的机器人,按照程序是要送回原厂家,进行报废处理的。 虽然明知她只是一台机械,但美好的事物被毁,听着就令人难过。 “那时他哭了,我为他服务了十年,还从来没见到他哭过。在把我送回厂家的前一天,他说小香我为你画一幅画吧,这会是我最成功的作品……”香奈的语气仍然淡淡的,平缓得不带一丝人气,但她说的每一句话里,都蕴藏着惊涛骇浪:“我同意了,我本是机械,生命的终点也不过是恢复出厂设置。他就这么对着一副烧焦了的金属骨架,足足画了一天,那副画就是他的成名作《美人》。” “啊!”这次叶承心忍不住惊呼了。 在安志成的作品中,《美人》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而且画上的并不是金刚骷髅,而是一个秀发如云,酥胸半露的女人。 女人微微地张着嘴,虽然衣不蔽体,但眼中却没有丝毫情欲,像是一朵沾染了淤泥,却依旧清纯欲滴的莲花。 这强烈的对比,挟着视觉上的美感,攻城略地般征服了每一个看到它的人。 后面的事情就猜都猜得到了,能让安志成画成美人的机械骷髅,当然没有被报废。他想办法为她更换了躯体,还升级了AI,令她变成了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