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知何时已经昏暗了,火烧云在西天涌动,将苍穹染成一片血海。 说了一个下午的香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她抬起手,指向了路边的一簇花荫:“她已经等你很久了,我也该回去了。” 叶承心也觉得脖子酸痛,才猛然发觉自己竟然在条凳上坐了一下午,而他的文档也洋洋洒洒地写了五千多字。 站在繁花下的正是小薇,见他们结束工作,才朝他们走过来。 “画展,我不会参加了,希望你的小说能顺利完成。”香奈朝他眨了眨眼:“记得要把我写得美一些,千万不要吝啬笔墨。” 夕光照得她周身被镀上了一层金色,显得她更加窈窕,似乎随时都能消失在光的海洋中。 叶承心看着这样的香奈,突然明白了:“你是来告别的吧?怕画展时再发生上次的事,连累了安志成?” 香奈依旧笑眯眯地,不承认也不否认。 “但是没有用。”小薇上前补刀:“捣乱的人真正目的是想要宣扬机械人的危害,即便你不去,现场还会有其他的机械人,即便清场了,他还能利用画展外的机械人。现在安志成是受人关注的画家,犯人一定会围着他做文章。” 这次香奈笑不出来了,她的程序运行是模块化的,如果没有他人引导,很难自主从一个模块跳到另外一个模块。 “除非没有画展。”小薇冷酷地说。 “不,画展一定要有。”她却比她更坚定。 看着这两个针锋相对的女机械人,一个念头突然在叶承心的脑海中闪过。但这想法太荒谬又太离奇,而且如彗星般转瞬即逝。 “等等……”他摘下眼镜,飞快地擦了擦,手有些颤抖:“我有个好主意,但是现在还没法说,让我再想想,或许这事有解决的办法……” “解决的办法?”小薇看着他,蓝眸灼灼如冷焰。 叶承心戴上了眼镜,目光坚定地看向她:“没错,我说的就是,抓住犯人!” 抓住犯人,说来简单,却难如登天。那个面目不清的人,像是藏在迷雾里,要想抓住他,得先把他从雾气中揪出来。 回家的路上,他一边走一边沉思,路上还给赵迟羽发了几个微信。身边只有一个暴力狂小薇,和一根筋的香奈,他首先需要的是个靠谱的帮手。 这次赵迟羽还是秒回,内容还是只有言简意赅的一个“好”字,拆开来翻过去都满是敷衍。 这家伙也太不领情了,他这么操心难道是为了自己吗?他就是个穷学生,既用不起机械人家里也不开机械人连锁店,还不是为了他? 走到家附近的小区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一直跟着他身边哼着歌的小薇,突然捅了捅他。他抬起头,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小区门外的十字路口竟然站了十几个,他们有男有女,都身材高挑,腰背挺直,站在路灯下宛如魅影。 “你回来了。”其中一个人朝他扬了扬手,悠然自得地,居然正是赵迟羽。 叶承心忙快步走过去,看着他身后的人:“他、他们是你找来的帮手?” “该让他们叫你什么呢?”赵迟羽沉吟着,低头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似乎是在输入指令。 “这些都是机器人啊?还能用手机操纵的吗?怎么小薇就不行……” 他刚说了一半,就觉得耳朵一痛,已经被小薇揪住,同时耳边响起河东狮吼:“别想给我连什么APP,我的运行环境要求物理隔绝!” 他们还在争执,只见赵迟羽身后的机械人整齐划一地站成了一排,突然都猛地朝他鞠躬:“大哥好!” 十几台机械一共发出吼声,振聋发聩,吓跑了两只小狗,还有几个遛弯的大妈。 “这些帮手怎么样?”赵迟羽得意地笑。 叶承心被吓得差点瘫坐在地,有气无力地答:“还、还行……” 就这样,他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大哥”?走进小区,熟悉的老邻居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怀疑,他猛然发现,似乎从生日那天开始,他就走上了一条脱轨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