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渐绾玉搔头,簪就三千繁华梦。 夏夜,蝉鸣如织,热风袭人,天空一轮皎月,照亮了一扇小窗。 窗后挡着厚厚的遮光窗帘,屋子里正有一个高挑靓丽的美女,在对着镜子试珠宝。她肩宽头小,腰肢纤细,是衣架子般的身材,尤其肌肤是罕见的蜜糖色,如蜜蜡似羊脂,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辉。 “戴上1号给我看一下。” 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正通过手机视频,指挥着模特。 美女依照她的指示,拿起了桌子上一条放在丝绒盒子里的红宝石项链,戴在了天鹅般的长颈上。她本就无暇的肌肤,在珠宝的衬托下越发瑰丽,宛如上好的绸缎。 “不错,再试一下3号。” 依循着声音的指示,她这次戴上了一对钻石耳环,效果依然很好。 “太棒了海伦,你真是最好的模特,这次的珠宝设计展示会,我的作品一定会卖得很好。”手机里的声音越发兴奋,“最后来试试皇冠吧,如果不是人在国外,你只有现在有档期,我真想亲自为你佩戴这些珠宝。” “谢谢。”美女轻轻地答,她的声音是哑哑的电子音,竟然是一台足以乱真的机械人。 钻冠是皇后的饰品,她也足够重视,把秀发用卡子紧紧地盘在头顶,把这仿佛簇了一团星芒的珠宝戴到了头上。 “真是太美了,快抬头让我看看!”手机里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亢奋得宛如见到了偶像的迷妹。 模特刚刚要抬起头,屋子里的灯突然全部熄灭。因为窗户上挡着厚厚的遮光窗帘,灯一灭屋子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剩下手机屏幕的光幽幽地照亮了巴掌大的所在。 “这是怎么啦?快来人哇!我的海伦宝贝你还好吗?快点回答我呀!” 但再也没人回应她,只有无边黑暗,如汹涌的海潮,充斥了整个房间。 夏天总是热得令人烦躁,骄阳似火,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在这炎热的天气中,街上连清洁机械人都不见了,毕竟高温容易使电池起火。 阳光下的幻梦大厦,银白色的楼面反射着刺眼的骄阳,像是一簇光柱般矗立在市中心。外墙上的LED屏上,正播放着最新款机械人的广告。广告上的俊男美女展示着新功能,屏幕上时而穿插着“illusion”的英文字母,令每个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驻足停步。 而在大厦最高层的办公室里,身穿嫩黄色T恤,一身休闲打扮的罗兰,正在背着手欣赏一幅前几天才被挂在墙上的画。 画面是深色背景,朦胧的光线中坐着一个婉约美丽的女人,她的眼神无辜而迷茫,让人望之心醉,正是安志成的遗作《美人》。 “罗兰先生,您约好的彩妆公司的代表已经到了。”柔美的电子音在天花板下回荡。 罗兰用手理了理卷发,坐回到宽大的办公椅上,按下了桌上的按键。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一个身穿浅蓝色套装,梳着马尾的高个子女孩,正站在门外。 “我在SUSU的市场部工作,听说您要赞助我们这季的化妆品宣传?”女孩看起来刚大学毕业,被这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砸晕了,以至于她走路都也有点摇摇晃晃,像是一根在惊涛骇浪中摇摆的桅杆。 罗兰笑眯眯地点头,像是孩子般天真无邪,又如孩子般难以捉摸,“嗯,没错,因为夏天实在太热了。幻梦这么大的公司,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为市民提供消夏活动。” “太感谢您了,这是我们的宣传策划,麻烦您看一下,还有关于这次合作的盈利分成方面……” 她连忙小步跑向罗兰的办公桌,要递上资料。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要举办一个彩妆大赛,听说SUSU彩妆在市场的占比份额很大。” “对,因为我们的彩妆走快时尚和平价路线,每季都会有新品推出,很受年轻人欢迎。” 罗兰点了点头,“这也很符合幻梦的营销路线,你叫什么名字?我会叫秘书把方案发到你的邮箱里,你们要做的,就是100%配合我们的方案。” 夏日的阳光里,这近在咫尺的年轻总裁看起来是如此英俊,难得是还如孩子般天真,女孩激动得脸色通红,慌忙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名片上印着“刘依娜”三个字,罗兰看了一眼,把它放在了办公桌上。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午后,但对刘依娜却如鸿蒙初开似地见到了新世界,她迫不及待地跑回了公司,浏览起了幻梦公司的招聘信息。 她的心已经被端坐在那间豪华办公室里的年轻人攫走了,只有在他身边,她的生命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