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回家之后,小薇就依据网络投票的变化做出了曲线图,供姐弟俩彻夜研究。她虽然不能联网,但是电脑操作却比一般人类高超许多,根据她绘制的图表,苏渺渺人气下滑,就是从一些选手开始传播怪谈开始的。 最初传播的参赛者,已经在海选阶段被淘汰了。但是他留下的种子,却迅速发芽开花,甚至有人开始靠臆想连载灵异小说了,而且小说里竟然写着有鬼怪作祟。 确实,宛如艺术品的美女机械人;在密室中被毁:凶手还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三点加在一起,就是个既香艳又神秘的鬼故事,任谁都会感兴趣。 “你们相信有鬼吗?”夜色朦胧,苏渺渺手捧酒杯,偏着头看他们。她卷发披散,遮住了半边脸,露出圆润的嘴唇和微肿的双眼,还颇有几分魅惑。 叶承心和小薇同时摇头,如今科技发达,灵异小说滞销,民众普遍不怕鬼,都觉得能窃取手机里隐私的黑客更可怕。 她叹了口气,十分失望:“可是我相信呀,人都是有精魂的,你们说毁掉机械美女的鬼,是不是某个被她比得一无是处的模特?毕竟女人容易嫉妒比她们美的同性,尤其这位同性的美还是人造的。” “姐,你还是听听我的计划吧。”叶承心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臆想,慢慢地说:“既然这个故事如此受欢迎,你不如扮演一下第二个受害者。” 苏渺渺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他的主意竟然这么大胆。 乌云遮住了皎月,夜色更浓,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墨色之中,仿佛藏着鬼怪的影子,皆幻于人心。 50強比赛比海选严谨了许多,直至比赛三天前,入围选手们才被聚集在SUSU公司,被布置了主题。 当苏渺渺拿到打开装有主题的信封,拿出了一张只写着一张“夜”字的卡片时,不由愣住了。 不知是不是巧合,这个主题竟然跟她接下来的计划十分合拍。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 跟主题卡同时发送到各个选手手中的,还有比赛流程。选手们从比赛当天就进入SUSU公司封闭,陪同的只有助理和模特。 五个选手公用一间化妆室,化妆过程由选手们自备的摄影师按照统一的规范角度进行拍摄。 化妆完毕后,模特要由公司安排,身穿礼服,在摄影棚中拍摄最终版定妆大片。最后把化妆过程的视频,统一由SUSU公司进行剪辑,跟定妆照同时放到网上,供网友投票打分。 评委的分数只能在最后揭晓名次时才发布,为比赛留下悬念,吸引更多观众。 苏渺渺如临大敌,几乎每天都要提醒一遍模特菜菜不要吃辣椒油腻,不要晒太阳,定时做面膜,如果连露出来的胳膊一起做就更好了,恨不得这位网红天天泡在面膜里不要出门。 比赛当天的早上八点,叶承心提着礼服袋子和化妆箱,小薇拎着相机包,跟苏渺渺一起来到了SUSU公司。 同时抵达的还有她的模特菜菜,这是叶承心和小薇第一次见到素颜的菜菜。正如张强所说,站在阳光下的她有些上了年纪,嘴角微微耷拉着,眼角边生出了些许雀斑,头发因过度染烫显得枯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起码老了三岁。 在看到菜菜真容的刹那,叶承心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憔悴的女人,跟小薇照片中的蜜桃女孩是同一个人。 看来苏渺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并不是混饭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