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早上,太阳早早的从东方探出了头,天空就一片大亮。已经是春天了,外面的草坪上看上去一层路油油的小嫩芽正无声的向上生长着,洛文浩就站在卧室的窗户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春天的气息。 “文浩哥!”李筱韵笑着推开房门,快速的飞到他的跟前。 “怎么?又想我了?”洛文浩转身,坏坏的笑着揽住她的纤腰,跟她面对面站着。 李筱韵幸福的一笑,不满道:“你怎么那么坏啊?人家只是想跟你我想跟你一起出去踏青嘛。” “哦?”洛文浩真的没想到李筱韵会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但是他却故作惊奇的听着李筱韵的想法,笑道,“是吗?如果我答应你跟你一起出去的话,你有什么报酬啊?” 李筱韵想了想,撇着嘴抬头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被他急切的吻住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赵兰竟然突然闯了进来。 李筱韵和洛文浩均被吓了一跳。 “妈,你进来为什么都不敲门啊?”洛文浩红着脸,一边埋怨赵兰,一边用被子将李筱韵裸露了一大半的上身遮了起来。 赵兰冷冷的一笑,尖酸刻薄的说道:“这里是我家,你是我儿子,难道我进来有错吗?反倒是你们,还没有复婚呢,都在干些什么啊?这个女孩还真是不检点,我说文浩怎么非要接你回来呢,原来是学会施展妖媚之术了!” 她在说什么?李筱韵有那么一秒钟完全懵了,不检点?妖媚之术?这些都从何说起啊? “妈,你在胡说什么?”洛文浩恼怒的大声吼道。 赵兰立刻就一脸的无辜,哭道:“好了好了,你现在都敢跟我大吼大叫了!我说错她什么了?一会儿跟这个男人要结婚,一会儿又跟那个男人同居,难道不是不检点吗?现在又跟你……” 赵兰的话还没说完,洛文浩就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将她拖出了房间。 李筱韵这下算是完全明白了,赵兰之所以会对她那么冷漠和厌烦,原来是因为之前她跟王达和初阳之间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呢?李筱韵还从来没有想到别人会这样误解自己,但是毕竟一切都是事实,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就算洛文浩会无条件的相信她,但是她要怎么跟赵兰解释呢? 我不需要解释,我行的正坐得直,根本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洛文浩的事情,为什么要跟她解释? 一时间愤怒和委屈用上心头,李筱韵禁不住掉下了眼泪,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何至于要收如此的误解和修辱?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洛文浩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他真的没想到,原本如此美好的早上,竟然会突然变成这样。现在的他只是心痛,却不知道该如何劝她。 “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你不要哭了,好吗?”洛文浩轻柔的为李筱韵擦掉眼角的泪水,然后将她拉进怀里。 “呜呜呜!”李筱韵终于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依旧是那家沸腾的酒吧间,灯光昏暗,人潮涌动。 洛文浩跟李筱韵边说边笑的坐在角落里,楚天愈第一眼就看到了两人,匆忙的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