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城市下雨的次数太多了,所以陆安茜坐在童睿远车里的次数也多了,没有什么办法,她决定厚着脸皮执行另一条策略。 不能做陌生人,那么就做无话不说的男闺蜜吧!即使坐车还得给钱,可是却不能阻止他们说的话题越来越多。 这一天,陆安茜一上车,童睿远就起了一个话头。 “听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晴天,需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我坐公车。” “这么节约,那么雨天为什么不坐公车?” “大哥,我挤不上去啊。”陆安茜一声哀嚎。 童睿远笑了,给出主意:“如果真的节俭,可以选择走路啊!还锻炼身体。” “不行,会迟到的,我很怕被老板扣钱。” “哦,这样。”童睿远微微一笑,“除了老板还有怕的人吗?” “有啊。”陆安茜坐直身子,把与陈晓晓一起被城管追的事开开心心地讲了一遍。 听到她们逃跑的狼狈相,童睿远几乎哈哈大笑,随即觉得自己失态了,正色道:“我也见过城管抓人的样子。” 陆安茜望了眼后视镜,示意他自己很有兴趣在听。 “那天,一个卖肉夹馍的老爷爷看到一个‘城管’,于是推着他的三轮车就跑。那个‘城管’使劲在后面追,老爷爷想,天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敬业的城管!平时大家看到他年纪大,都是追一阵就不追了,这个‘城管’到底是怎么啦?” “这个城管这么啦?”陆安茜也很想知道结果,好奇地追问道。 “这个‘城管’说,老大爷等一下啊!我不是‘城管’,我是‘警察’,我只想吃一个肉夹馍。” “哈哈哈哈哈……”陆安茜笑得前仰后合,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虽然,后来陆安茜知道这并不是童睿远的亲历,它只是一个段子,但他绘声绘色、如身临其境一样讲述这个段子的样子,怎么就这么好笑呢。 当然,日常逗逼风格并不是他俩相处的唯一风格。说好了,要将对方培养成男闺蜜,所以她难免会说一些体己话。 某一天,她唾沫横飞地感慨:“在这个强女横行的年代我真的落伍了,你看我身边的两个闺蜜,一个去外国留学了,用学历包装自己;一个凭着拼命工作、努力兼职,也买上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也得额外找一份差事做,人无兼职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不然,我也摆个地摊,卖衣服?不行,会和晓晓发生竞争;卖鞋?嗯,可以考虑。” 童睿远从后视镜研究性地看着她,带着一贯的好脾气:“真想找差事吗?” 陆安茜大幅度地点了点头。 童睿远极其认真地说:“我倒不赞成你去卖衣服,听你说这么多,我能知道你绝对没有陈……陈什么?就是你那个闺蜜的生命力。你既然是做文字工作的,那我帮你留意下有没有这类型的兼职。我的……老板,有一些产品是需要找人配文字的,我见他找过文化公司,如果可以帮你揽下来应该挺好的。” 陆安茜马上表示感兴趣,豪迈地许诺:“如果事情成了,我拿出一半的兼职收入请你吃饭。” 童睿远从后视镜望着她,粲然一笑:“没问题。就等你这句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