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久,童睿远还真帮陆安茜联系了一个活计,是为一个楼盘写宣传词。 刚好那阵儿,正热播《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陆安茜苦思冥想之下设计了许多宣传词,其中有一条童睿远觉得最好:“那些年我们一起错过的5880……” 5880是这个楼盘中最便宜户型每平方米的单价,又呼应上房价高涨,路过4000元/平米、5000元/平米、6000元/平米,我们没有买时的后悔和遗憾。好吧,现在房价回落了,你错过的5880元/平米又从7000元/平米杀回来了,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下手? 当时这个宣传词在高新区最醒目的宣传栏上出现,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加上开发商的房子好,动手买房的人很多。 于是,某个晚上童睿远来陆安茜公司楼下等她,没开车,据说是坐公交车来的。 陆安茜很少看到他不在车里坐着,如今见他玉树临风地往那一站,又一次觉得他个子真高,大概一米八吧;样子也帅,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短款薄羽绒服。怀旧色的牛仔裤,红色的运动鞋。 撞色撞得很美妙。 这年头,不仅美女是风景线,养眼的帅哥也是。 莫名的,陆安茜的小心肝颤了颤。 童睿远递给她一个沉甸甸的破信封,她狐疑地打开一看,赶紧将信封封紧,警惕地看了下左右,又向童睿远走近了几步,好像这附近有大批的劫匪,非常不安全。 “这么多?没搞错吧,看样子有一万块。”陆安茜很小声地小心翼翼地问。 她紧张的样子将童睿远逗笑了。 陆安茜也想笑,但没能够。 说来可笑,做白领多年,陆安茜从未一起见过一万块这么多的人民币。 摸着那信封,陆安茜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它们在“轰隆隆”地打鼓。 “这个是你写广告词的收入。说好用一半钱请我吃饭的,君子一言,可不准不算数。”童睿远隆重地提醒陆安茜曾经许给的好处,就差伸手将那信封抢回来了。 “那当然,请你吃5000元,我还剩5000元。”陆安茜依旧很紧张,虽然现在只肩负保护5000块现金的重任,她还是觉得要小心。 她麻利地将信封收进包里,想了想没有背到肩上,而是将双肩包反背着,紧紧地抱住,开心得要哭了:“即使5000块,也好多钱啊。分配到广告词的字数上,差不多一字千金。” 童睿远看着她,脸上一直笑。呃,他咋那么爱笑呢! 而陆安茜迫切想抱住谁啃一口。如果陈晓晓在旁边,廖新月在旁边,或自己老妈在旁边,她一定要冲过去抱着啃一口,蹭她们一脸口水。 但鉴于站在身边的是个男的,忍了忍,这个不良想法被压抑了。 两个人立刻去寻饭店,极力想找一家看起来有档次的,但每次要进去,童睿远就板起脸抗议:“怎么?想省钱?这家店肯定花不了五千。” 见陆安茜愤愤地看着他,他就又哄她:“别偷懒,再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