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后。   苏简简在打扫课室,今天轮到她值日。   地板扫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擦擦窗户,她走到窗前看了下,窗户上有尘,光用干的布是擦不干净的,得用湿布。苏简简拿了桶去走廊的打水处,那里有水龙头可以接水。开了水龙头的开关,水“哗啦啦”地掉进桶里。   眼看水差不多满了苏简简关上了水龙头,弯腰,打算提起水桶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接过水桶,程陌将水桶提了起来,看向苏简简说道。   “这水我来提吧。”   说完就往课室走,程陌的腿长,一米八五的高个子对于身高只有一米六的苏简简来说要追上他的步伐得加快速度,幸好她的脚好了很多,除了跑步走快点已经没有问题了,苏简简好不容易跟上程陌。   男孩子的力气就是大,明明提着桶满满的水,却一点都不吃力,似乎他在提着一个空水桶。   经过别的课室,苏简简看了眼左边的课室窗户,窗户上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   这身高差真的不忍直视啊,真的就像爸爸带着女儿,苏简简立刻收回视线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程陌问道:“今天不是你值日啊,你怎么留下来呢?”   “等你。”   男孩回答的很淡定。   “为什么等我呢?”苏简简想了想,该不会程陌还在担心她的脚吧:“没事,我的脚好很多了,我可以自己回家。”   “脚好了我就不能等你回家?”   男孩垂眸看了她一眼,苏简简顿了顿,莫名感觉被撩了一下。   “我们家就住隔壁,以后放学一起回家。”   程陌又补了一句,他的话带着点儿小霸道,似乎这事就他决定了,苏简简不可拒绝。   好吧,苏简简只能答应了,程陌从小就这样,认定的事就认定了,不容拒绝,加上两人的家隔得近,一起回也没什么。   回到课室的时候,班里只剩几个值日生了。   程陌将水提到窗前方放下,苏简简拿着抹布,擦窗得从最高处擦起,但她身形娇小,最高处得踩在凳子上。   苏简简左右看了看准备挑一张凳子,这时一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这双手很暖,稍稍用力,苏简简的双脚就离开了地板,程陌将苏简简整个人抱了起来,像是在抱着一个小玩偶,丝毫不费力气地将她抱到他事先找好的凳子上。   当苏简简反应过来时,她的脚已经踩在了凳子上,只要一伸手就能够着窗顶。   刚刚程陌又抱她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但是两人靠的好近,他身上的薄荷清香味似乎还残留在她的身上,男孩的体温有点热热的.......   苏简简的脸红了,她在回味什么呢?有毛病吗?这个程陌也是的,总是这样,而且现在在课室呢,还有人在啊。她往后看了看那几个值日生,他们也刚好看着苏简简,见苏简简朝他们这边望过来立马转移视线。   刚刚程大学神抱苏简简了,那动作也太......暧昧了吧。   他们羡慕但是他们不敢说,毕竟程大神冰冷冷的,气场也大,他在,他们不敢吱一声。   苏简简收回视线,同学们的八卦功力她可是清楚的很,程陌抱她这么“精彩”的事,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算了,爱怎么想怎么想,程陌当众抱她也不是第一次了,想完她继续埋头擦窗。   窗擦一到半时,苏简简敲了敲手臂,有点酸,这时,她的视线不自觉落到程陌的身上。   他靠在窗前,一手捧着书,看的很认真,窗外不时有风吹进来,他的头发随风微微摆动,长而浓密的睫毛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变成了浅棕色。   苏简简看地得入了神,很快她转回了头,脸蛋又红了。   程陌,真好看。   所谓眉目如画,说的就是他吧。   *   回到家后,苏简简洗了个澡,“叮铃铃……”手机响起,接通电话那边传来道温柔的男声。   是徐小胖。   “简简,在家吗?”   “在呢,怎么了?”   “出来一会,我过来了。”   徐小胖来了?苏简简想了想,今天是周五,明天放假了。所以除了高三,高一和高二的学生都回家了,徐小胖才来了。   只是徐小胖怎么突然来了呢?他找她什么事?   苏简简走到客厅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胖胖的男孩,他背着书包,戴着一副眼镜,手里捧着一本画册,见到苏简简脸上露出了笑:“Hi,简简。”   “怎么过来了?”苏简简邀请徐小胖进了家。   徐小胖有点小害羞,他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苏简简的家了,但还是会有点紧张。   “叔叔阿姨呢?”徐小胖看了一下四周,苏简简家里很安静只有她一个,那么苏爸和苏妈呢?   “我爸妈去旅游了,这几天就我一个人在家呢。”苏简简说着给徐小胖倒了一杯茶。   “原来如此。”徐小胖提了提眼镜,那就好,家里就他们两个,现在这是最佳时期。   “苏简简,是这样的,其实我今天是有重要的话对你说。”徐小胖紧张地抱紧了手里的画册,眼珠子左右移动,看起来很紧张。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