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轮“谁是卧底”结束,黄诗蕾真的被徐少辉的乌鸦嘴说中,最后她抽了一张惩罚牌是一口气喝一大瓶矿泉水。   这倒便宜了黄诗蕾,小意思,她拿起矿泉水一口气就喝完,引来大家的一片拍掌声。   接下来的第二轮,苏简简倒霉了,输了,对于游戏黑洞的苏简简来说想赢真的很难,她无奈接受惩罚。   徐少辉拿出惩罚牌念到:“在大家面前表演跳舞。”   “哇哦~”   大家拍掌欢呼,场面气氛又升了一个调,苏简简脸红了,这不是为难她吗?晕死,她跳舞最不擅长了,从小就四肢不协调的,小时候跳三只小熊还被程陌嘲笑过呢,真的要死了。   “愿赌服输哦。”徐少辉吹口哨,拿出手机:“那我就随便放一首歌,简简你就上来跳吧。”   “啪啪啪~”大家的掌声响起,苏简简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站在电视机前,看着台下这么多人,她很紧张很害羞,晕死,待会要丢人了。   “简简,加油。”黄诗蕾在替她打气。   徐少辉放了音乐,苏简简只能即兴表演了,乱跳吧,还能怎么的?豁出去了。   徐少辉放的音乐是轻快欢脱型的,苏简简咬咬牙,跟着音乐节奏乱跳,台下的人哈哈大笑,瞧见她笨拙的舞姿,大家笑得合不拢嘴。   程陌一手放在桌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前面那个不会跳舞却因为惩罚硬着头皮跳舞的女孩。   他笑了。   那样子,要不要这么可爱。   这么多年了,依旧手脚不协调呢。   徐小胖笑得腰都挺不直了,肚子笑疼了,他的脸圆圆的,整体看起来胖嘟嘟,远看就像一个笑到不停颤抖的肉团子,很是可爱。   苏简简一个转身,徐小胖就笑地趴在地上,当再次抬起头时,他的视线无意间落在了程陌身上。   男孩看着跳舞的女孩温柔地笑着。   他的嘴唇轻抿,两眼笑的弯弯。   如果说平时他看人的眼神如冰天雪地的寒冷世界,那么此刻他看苏简简的眼神就是阳光普照的温暖天地。   仔细看,他的双眸还闪烁着光,那是夹杂着欣赏、爱慕和宠溺的光……   徐小胖缓缓坐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程陌他,喜欢苏简简。   最后苏简简非常不容易地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结束时大家再次鼓掌,看大家笑得那么欢乐,哪怕刚刚跳得再丑,也值了。   苏简简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程陌递给了她一瓶开了瓶盖的奶茶,这奶茶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徐小胖家的饮料很多都是冰冻的,苏简简牙质不好喝冰冻会酸痛,所以他找到了瓶常温的奶茶,当苏简简快结束舞蹈时他就事先开了瓶盖,这样小笨蛋一下来就有奶茶喝了。   他看着跳得满脸通红的苏简简说道:“辛苦了,快喝。”   苏简简接过奶茶,仰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   “慢点喝,别呛到了。”程陌说道,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笨蛋跳舞跳渴了。   他的手很暖,轻轻抚.摸着苏简简的头发,就像她是一个不肯睡觉的小淘气,他正温柔地轻抚她的头哄她睡觉似的。   苏简简的心如一片湖面忽然落下了一块小石子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心跳的节奏快了。   程陌的手真的很暖,他摸着她的头,力度极轻,竟让她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舒适感。   想完她不自觉用余光撇了他一眼,这一撇刚好对上他的视线。   黝黑的双眸,如冬日暖阳,散发着阵阵暖和的光。   苏简简立刻转移了视线,有点被抓包的手足无措,但是回想起程陌刚刚看她眼神……真的好温柔,温柔到能让人的心融化。   想着脸蛋儿又红了。   程陌松下轻抚苏简简头发的手,指间还残留女孩发丝的清香。   他看着苏简简,她有意避开他的视线,小脸还有小耳根都红红的。   那害羞的小模样就像一只躲躲藏藏的小奶猫,小小一只,软萌软萌的。   该死,怎么连害羞都这么可爱......   他又想亲她了。   *   下一轮的游戏,苏简简又遭殃了,游戏黑洞,名不虚传了。   程陌伸手揪了下她的辫子:“你怎么那么笨,老输。”   苏简简欲哭无泪:“我也不想啊。”   “这一次的惩罚是真心话。”徐少辉看着惩罚牌大声念到。   “真心话”三个字一出,现场很是安静,这个惩罚好猛。   不会吧,苏简简扶额,她快晕倒了,好不容易跳了舞现在又来真心话,要不要这样捉弄她啊!不得不承认今天的她真的倒霉到了极致。   徐少辉看着惩罚牌念到:“惩罚牌上面说问问罚家有没有喜欢的人?并且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如果罚家选择不说,那么罚家就要亲一口坐在身旁的异性。”   “哔~哔~”现场响起了阵口哨声几个男孩在吹口哨,有的还拍桌子鼓掌!   刺激,刺激!这个惩罚够有看头!   此刻坐在苏简简左边的是黄诗蕾,右边的是程陌。   如果选择不说的话要亲一口身旁的异性那么苏简简要亲的就是程陌。   徐少辉来劲了,他双手趴在桌上,八卦地看着苏简简。   “简简,你有喜欢的人吗?他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