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大爷我错了,我不该踩您的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操场一角,传来某个男生撕心裂肺的喊声,男生说一句对不起就磕一个头,不过他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每次磕头都是将头堪堪地碰到地面,绝不舍得多用一分力,眼角的余光还贼溜溜的观察着校霸脸上的表情。 男生跪在那里瑟瑟发抖,被称为“纪大爷”的男生正脸黑地坐在他的面前,旁边围了一圈大爷的“小弟们”。 有个黄毛小弟想给“纪大爷”递根烟,被“纪大爷”不耐烦的挥开,黄毛便上前一把抓住跪在地上的男生的后衣领,骂道:“我看你小子是活腻味了吧,敢踩我们纪哥的脚,你那只脚不想要了是吧?” “不,不是……我不敢……”男生快要被吓死了。 纪星河坐在篮球架下,他生的剑眉星目,只是眉眼间总有一股子戾气,正值秋季,他的校服衣袖却高高的挽了起来,露出一节小臂,上面还有伤痕,有的已经结疤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还有的显然是最近才弄上去,血迹都没干涸。纪星河身上的校服拉链也只拉上来了一半,充满狂放的味道,使他看上去有点凶神恶煞的感觉,旁人光是看他一眼就被他吓怕了,更不要说靠近了。 此刻纪星河干净的白球鞋上有一个非常刺眼的脚印,就那么脏兮兮的留在了上面,纪星河盯着看,眉头越蹙越深,他突然挥拳用力的砸在了身侧,发出嘭的一声,周围的男生们跟着心尖一颤,被抓着的男生更是差点吓尿! “你很有胆子。”纪星河站起身来,他一米八几的大个,站起来的瞬间那股子巨大的压迫感就从他周身溢出,他眉眼间的戾气也跟着越来越重。 “你……”纪星河抬手一指,对面的男生双腿一软,要不是被人抓着估计都要跪下了。 纪星河薄唇轻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远远的突然有个篮球飞了过来,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然后噗通一声—— 狠狠砸在篮板上; 再接着咕噜一声—— 完美进网; 最后啪叽一声—— 重重的砸在正站在篮筐下纪星河的头上…… 篮球和纪星河的头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亲密接触,场面诡异的沉默……十秒,二十秒…… “我的妈呀!” 纪星河高大的身体笔直的向后倒去。 “纪哥被人暗算了!” 场面顿时一阵骚动,踩了纪星河脚的男生愣了一会,突然尖叫着跑了。 有人扶起纪星河就要带他去医务室,却被一位远远跑来的少女拦下了,少女跑的有些急了,气喘吁吁的问道:“对不起,我的球不小心扔过来了,请问你们有没有人看到?” 跑来的女生长发飘飘,体型娇小瘦弱,看着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她眨巴着的大眼睛我见犹怜,笑起来眉眼弯弯,站在那里轻声细语的说着话,活像一位小仙女。 气氛顿时又有些诡异,黄毛拿着篮球问站在对面的小仙女:“这个是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