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倾羽被纪星河盯上的消息传遍了整个C大。 也是啊,那纪星河是什么人,关于他的传言满天飞,一举一动都受尽瞩目,虽然不知道蓝倾羽怎么就被纪星河盯上了,但是显然没什么好事,蓝倾羽感觉自己这一天无论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纪星河这个名字更是被反复提及。 “知道吗,那个叫蓝倾羽的,惹上纪星河了。” 所有人看蓝倾羽的眼神都怪怪的,蓝倾羽独来独往惯了,就算是同班同学也没有什么太要好的,再加上这么一件事,就更没人搭理蓝倾羽了,远远看到都恨不得坐火箭飞走,生怕和蓝倾羽扯上什么关系会惹怒纪星河。 蓝倾羽也不在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她身边的怪事多了一些,比如桌子上会被人写脏话,椅子腿会莫名被人锯掉一截,蓝倾羽丝毫不在乎,不过就是些小儿科的手段,她只想风平浪静的度过大学。 蓝倾羽忍了,在别人看来就是好欺负,有些想要讨好纪星河的人就找了上来,蓝倾羽在回家路上被人拦住了,三四个男生,穿着别校的校服,蓝倾羽被围住也不惊慌,看过去的目光轻描淡写,语气也是一样:“请问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惹了我们纪哥?”为首的男生耳朵上打着好几个耳洞,上面的耳钉亮闪闪的,有点刺眼。 蓝倾羽不吭声,耳钉男冷笑:“你胆子不小啊,敢惹我们纪哥,今天我们就要替纪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你们是哪个学校的?”蓝倾羽说:“你们的校服我不认识,应该是私立学校吧?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 “妈的,废话少说!”耳钉男特别有气势的大喊了一声,一拳就朝着蓝倾羽的脸挥了过来,蓝倾羽一惊,下意识想要躲开,耳钉男来势汹汹,蓝倾羽一后退,脚下一绊,耳钉男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冲过来就要打蓝倾羽,蓝倾羽见躲闪不过,下意识闭上眼睛,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拳头落在她脸上,她只听到有人喊了声:“纪哥!” 蓝倾羽只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的肩膀,鼻尖掠过淡淡的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倒是有点像花香,虽然很淡,但因为距离很近所以蓝倾羽才能嗅到。 蓝倾羽睁开双眼,耳钉男挥过来的拳头在她面前被人生生拦下,蓝倾羽顺着那只手抬头看去,看到的先是纪星河紧绷而又显得有些冷漠的下巴弧线。 是纪星河。 蓝倾羽有些惊讶,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温热而又有力,将她保护得近乎滴水不漏。 “纪哥!”耳钉男看到纪星河顿时大喜,收回手屁颠屁颠的凑过去,满脸的巴结和讨好:“纪哥,您怎么来了啊?” 纪星河微微垂眸看了蓝倾羽一眼,刚好蓝倾羽也在看他,两人目光交汇,纪星河问:“他刚刚是想打你?” 蓝倾羽下意识点了点头,纪星河哦了一声,看着在自己身边满脸谄媚的耳钉男,反手就是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