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许一伸手扶了一下颤抖的何征,没说话。   何征的手抬起来又停在半空中,最后手掌落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许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了怎么也不去家里?”   何征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才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说。   “刚调回来一个月。”   “科里很多事要忙,所以一直没抽出空来回去看您。我今天来也是有事,学校聘请我到系里讲段时间课。”   谁也不知道明明回来两个月的南许一为什么却偏偏对他说一个月。   “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南许一表情还是很冷,声音也没什么波动的说:“何叔叔,我们有什么话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对对对。”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很激动,经过南许一提醒他才想起来要把人请进办公室说话。   南许一在放着【何征教授】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何征递给他一杯水:“许一啊,你回来了,回来了好啊!这么多年都是因为我没照顾好你,你也都不愿回来,终于……现在你终于回来了,你爸妈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   何征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别有一番老泪众横的模样。   南许一看着他,也不说他照顾的好也不说没照顾好的话,就那么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何叔叔。”   “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您放心。”   何征还在眼角的手顿了一下,顺势就揉了揉眉心。   “不走了好啊。这些年你在国外,我一直担心你,现在你回来了在身边我也能时时刻刻看着你,心里就放心了。”   “哦,对了。许一现在住在哪里啊,既然回来了就搬回家里住,这样你徐阿姨也能照顾照顾你。”   何征重新戴好眼睛,不经意地问。   南许一依旧不露声色地说:“在单位附近找了个房子。”   “那怎么行!”   “搬回家里住,今天晚上就搬,都已经回来就哪儿还能住外面?”何征一副生气的模样,说着就要站起来。   南许一没什么动作,抿了一口水。   “不用了,住在哪儿挺好的,上班近。”   何征听他这么说,又略显尴尬的重新坐了回去。   “那……”   “何叔叔,我前两天在队里档案室看见了我爸的档案,那上面不知道为什么标注的是结案档案。”   在何征屁股还没坐回椅子上的时候,南许一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就跟刚才他问温也似的。   “啊?”何征眉毛抬了抬:“那是什么情况?”   “不会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警察局的同志整理档案的时候弄错了?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吧,是什么原因,你有没有问过同事?”他一脸惊讶又疑惑的表情。   南许一看着他说话,眼睛眯了眯。:“也许吧!没问。”   “那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不过……”他犹豫着抬头看他一眼:“许一啊,你不要怪何叔叔说话不好听,你爸妈的案子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就算再查也查不出什么眉目了。你还年轻,又事业有为,我想你爸妈在天上也会想看着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去纠缠哪些陈年往事。”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说完,何征拍了拍他肩膀。   南许一被他拍了一下,后面那一下他侧身躲掉了。   “何叔叔,你也是这么想的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南许一说着,站起来拽了拽衬衣的下摆,两只手撑在办公桌上,他的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可能对于你们来说,那是陈年往事,可对于我来说这件事永远不会过去,我的生活就是让这件事水落石出,让做了恶事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   南许一“嘭”的用力拍了一下桌面,随后转身扬长而去,身后还有何征叫他的声音,他权当没听见。   他今天来不为别的,他就是想告诉所有人,他南许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