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初拉着林夏至的手在学校闲逛,林夏至则是想去学校画室画画。她晃着沈言初的手,道:“我们去画室好不好?” 沈言初看着林夏至,心想到,哎,这是在约会,无奈的叹了口气。 嘴角邪邪一撇:“我们约会去画室做什么?” 看着沈言初邪邪一撇的嘴角,林夏至心想,你目的不纯,“要不,还是在这里吧……” 沈言初满意的点点头,牵起林夏至的手,继续走着。 “要不要出去吃个烧烤?” 林夏至问道。 如果不是昨晚陆双双馋着她,她应该也想不起来吃。 想想陆双双现在还在医务室陪着路航,林夏至就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嗡嗡……” 手机振动,林夏至掏出手机看。是微信群里的信息。陆双双发来的。 陆双双:你们太没良心了,怎么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呜哇…… 林夏至:良心是什么?这东西我没有…… 汪玲玲:你就好好待在医务室陪陪路老师吧,哈哈。灯前月下,医务室里浪漫一把。 陆双双:…… 默默合上手机盖,在心里给这几个人默默的画圈圈…… “啊嘁……” 林夏至揉揉鼻子,小小的鼻子被她揉的通红。 沈言初刚从超市里出来,看见的一幕是,一个女孩,结结实实的打喷嚏,打出来了两股清流,完事儿之后,还淡定的拿出纸张给擦掉。 看着对面走来的沈言初,林夏至问:“买好了?” “突然想起来,还要再进去买一样。” “什么?” 林夏至顺着沈言初的目光,看着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的纸团。 完了,刚刚的“两股清流”,不会被他瞅见了吧…… 沈言初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辆车子,林夏至做了上去,开始不老实的这看看,那瞅瞅。 “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辆车?” “这车怎么了?” “这里面空间好大……” 某人:…… “坐好,我没驾照。” “你早说啊,我有啊。我这就回宿舍拿。” 林夏至起身要回去拿驾照,却被沈言初一把按住,沈言初回过头来,温柔的朝她一笑:“放心,虽然没驾照,但我开车技术还是很不错的……” 林夏至:“……” 师兄,你变了。 沈言初一路上飚到六十码,林夏至紧紧握住把子,一口心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到了目的地,林夏至下车后,双腿直打颤,这是一个S市的一座小山,算作是一个旅游景点,来这边玩的人还挺多。 因为刚刚的经历,林夏至捂住胸口大口喘气,不满意的瞪了沈言初一眼。从来不晕车的…… 缓了一阵后,丢下沈言初,自己往前走。刚刚爬的时候还挺带劲,一步一个脚印,等到最后一半段的时候,她不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依旧精力充沛的沈言初,向他竖立起一个大拇指,“你很厉害。” 沈言初坐在她旁边,拿出一张纸巾给她擦汗。 两人背靠背坐着,林夏至伸了个懒腰。沈言初望着自己面前的棒棒糖,一把拿了过来,塞进嘴里。 林夏至感觉手上一重一轻,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收回手,看见只剩一根棒棒的棒棒糖,她跳了起来,手指着沈言初:“你你你……” 沈言初看着眼前急的跳脚的女生,宠溺一笑,起身,嘴唇附了上去…… 这个有魔力的浅浅一吻,导致林夏至同学,整天心神不宁。 晚上回到宿舍,耳面腮红。 宋琴琴跟汪玲玲还没有回来,陆双双也没有。去阳台收来衣服,进了洗手间。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摸着今天被亲过的嘴唇,林夏至反思。 沈言初师兄看起来挺温文尔雅,怎么变化这么大?难道她眼瞎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给林夏至吓了一跳,“来了来了……” 慌忙整理好,走出洗手间,打开寝室门。 一只懒狗栖身压了过来,林夏至连连后退,“哎哎哎……” “陆双双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路航简直不是人,绝对不是人!给他送回他宿舍后,一会指使她干这个,一会儿指使她干那个……半天跑来跑去,累的半死。 陆双双边捶肩膀边说:“我要请假,我要回家,我要我爸爸妈妈……” “再过两个月就期末考了,再忍忍嘛。”林夏至转头安慰她说:“下学期,下学期路老师应该就不会带我们了。因为下学期开始,就没有思修了。” “我们回来啦!” 外面传来汪玲玲跟宋琴琴的声音,两个人大包小包的走进来,一看就是去屠宰商场去了。 “两位少女,你们今天约会约的怎么样啊……” 汪玲玲一只手来回揉着林夏至的脸,林夏至嫌弃的将汪玲玲的手给拍掉,“去洗手。” 汪玲玲极不情愿的去洗了手,回来继续蹂躏。 被汪玲玲蹂躏完的小脸蛋,林夏至觉得它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坐在床上,一边拍打着小腿,一边回复沈言初发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