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的茶肆小馆,虽然茶水不怎么样,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只能在此处稍作歇息,所以人一直很多。 林月抱着雪儿要了杯茶水,坐在最靠里边角落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喝了几口,才开始犯难,要如何开口同店家说她其实没有钱这件事情。 迎面的官道上忽然一阵马蹄声,她好奇的抬头望去,一队人马风尘仆仆的赶来,只是还未走近,便突生变故,与她坐在周围的几个壮汉,突然从桌底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朝着那队人杀了过去。 林月一惊,连忙抱着雪儿躲在一旁。 马车停在路中央,那些扑上去的人显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连马车都未靠近,便渐渐落入败局。 林月想着,此时不趁乱逃跑更待何时。 猫着身子还未走几步,一把明晃晃的大刀便朝自己飞来,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玩意随便扔的,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她闭着眼睛等了许久,依然没有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才发现,那刀断成了两截落在自己脚边。 那帮大汉早已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马车里忽然传来一阵咳嗽,是个男子的声音,只是中气有些不足,带着丝病态。 一旁为首的男子两忙上前,轻声问道:“公子,您没事吧?” 车帘微动,一张苍白面容便映入眼帘。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林月一时呆立在原地,忽然怀中的雪儿一番挣扎,便欢快的跑了过去。 “雪儿,回来!” 在林月诧异的目光之下,雪儿亲昵的跳到了对面男子的怀里。 “这几天跑哪里去了,倒是胖了些。”男子声音温和,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如玉般的手轻轻地摸着雪儿,玄色的袍子,更加凸显出那张惨白惨白的俊逸脸庞。 说完才抬起头朝林月方向看来,只一眼,男子便移不开目光,似是有些激动,怀中抱着雪儿飞快的朝这边走来,眼睛忽然变的很红。 林月还未反应过来,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似乎从没瞧见眼前之人如此失态过。 “阿城,是你吗?”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就这样紧紧的将林月抱在怀中,生怕下一刻她会消失一般。 林月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眼前之人怕是认错人了,只是不知为何,刚才看见男子那张病态的脸时,心中忽然有些悲伤。 阿城?她似乎从来没有这样一个称呼。 “这位公子怕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阿城。”林月尴尬的说道。 许久面前的男子才恢复了常态,放开了手,只是眼睛依然盯着林月的面颊,有些抱歉的说道:“失礼了,姑娘长的跟我一位故人很像,抱歉。” “原来是这样,没事没事,刚才若不是公子出手相救,只怕我早就死了”林月笑着说道,然后看了一眼雪儿,问道:“原来这只小狗是公子养的呀,我还一直以为它没有主人。” 男子先是一愣,然后温和的笑了笑,说道:“姑娘若是喜欢,便送给你了。” “真的?”林月有些难以置信。 男子温和的点了点头,便将怀中的雪儿递了过来。 雪儿有些亲昵的蹭了蹭林月的袖子,便躺在她怀中呼呼大睡起来。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不过,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你?”林月好奇的问道。 男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路过这里,并未与人结怨,可能是些山匪什么的,看见过路的生人,就想打劫而已。” 她还想问些什么,远处的男子便沉声说道:“公子,都处理完了,外面风寒,我们该上路了。” “知道了。”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说道:“姑娘可是要去晋城?” 林月点了点头。 “我们也是去晋城,如果姑娘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一起。”男子眼里有些期许的看着林月。 林月想了想,自己孤身一人,确实多有不便,若是遇上山中的土匪什么的,定然没有活路,这样一想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男子似乎很开心,拉着林月朝马车走去,一旁的众人惊讶极了,都一个劲的看着林月,林月有些尴尬的朝众人笑了笑,跟着男子上了马车。 上车之后才发现,马车之中还坐着一位眉清目秀的白衣姑娘,姑娘也是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然后对林月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