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芷晴想留下一个笑容。但僵硬的嘴角不听使唤,估计硬笑出来,也会难看至极。于是干脆面无表情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沈芷晴,你会后悔的。”任承煜冷笑。他甚至可以看到沈芷晴的未来。被嘲笑,被上流社会排斥,被沈老爷子骂的狗血淋头,每天以泪洗面。 不过,让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在外边吃点苦头也好。 沈芷晴没有停留,甚至头也没回,直接下楼,走出了任家大宅。 呵,才结婚一个月都不到,就离婚的夫妻…… 一个星期后,A市国际机场。 行人来往间匆匆忙忙,但候机大厅中的一个女人,依旧能够牢牢地抓住众人的视线。 只见她身材姣好,一袭黑裙。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娇美的面容却是素面朝天,眼眶微红,似乎是在行孝。 “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 机场响起优美的提示音,沈芷晴看看周围,似乎有些茫然。好像在寻找什么,又像是有一丝祈盼。 沈氏破产了。 墙倒众人推,所有人都忙着和沈氏的人撇清关系。包括昔日最要好的闺蜜,此时也像躲瘟神一般对她避之不及。但人情淡漠,也在情理之中,沈芷晴又能说什么。更加不能有所奢望。 刘若茵那个孤儿院长大的女孩,也就是丈夫的初恋女友,好心献血得了好报,查出她其实是罗氏财团流落民间的千金。 而昔日的沈氏公主,任氏夫人,就顺利被一跃龙门的仙度瑞拉踢出了门槛,甚至连生长的城市都无法生活下去。 沈芷晴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刘若茵得意洋洋的神色。穿着以前只能幻想的一身国际品牌套装,傲娇无比地扔过一张支票:“钱给你,把任承煜还给我。” 沈芷晴冷笑:“真以为我稀罕你的钱,和东西?” 刘若茵恼羞成怒。对爱女失而复得的罗氏总裁,为了给宝贝女儿出气,套牢了沈氏的股票,对沈氏大开杀戒,步步紧逼,直到沈氏宣布家破人亡。 商场本来就是瞬息万变,所以局势变化之快,连任承煜都没有发现端倪。 机场甜美的女声再度提示。飞机就要起飞了,沈芷晴也即将随着高飞的航线,离开生活了二十来年的故土。 “承煜”沈芷晴低声呢喃,这个名字就像一个魔咒,箍得她的心疼痛难忍。 如坠深渊般的孤独和黑暗,将沈芷晴紧紧包裹起来。前方未知的路漫长又冰冷,可是沈芷晴不能回头,只能一个人向前走。 明明知道这是自己的选择所要承受的。明明知道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可是为什么那么痛?沈芷晴捂住胸口,肺部像弥漫了冰水,难以呼吸 承煜。 承煜 飞机终于起飞,巨大的机身慢慢远逝在蔚蓝无际的天空里。没有人会在意曾经绚烂无比的沈氏,也不会理会那唯一幸存的血脉,如今去了哪里。 而此时A市最豪华的大厦,一个格局豪华的办公间里。听着机场接待员礼貌的回答,任承煜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寒澈的双眸阴沉幽暗,助理秦风也放下手里的文件,犹豫一下道:“任总,罗氏最近扩张很大。吞并了A市无数的大小公司,其中其中夫人的娘家损失最为惨重,宣告破产,沈老爷子和沈氏长子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