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群众依然嘈杂。唯独那个男人,安静地独立于世。他一身整齐的国际西装,气场十分凌厉。那双邪魅妖孽的眼,依旧傲然如帝王。他的利眸锁定了怔楞的女人,阴冷的气息糅合着凛凛之威,令人不自觉地臣服。冷然薄唇,面容深邃。修长而不羁的身姿,让所有人都成为陪衬他的背景。 沈芷晴只觉喉咙一阵缩紧,有些慌不择路地连仔细看也不敢,迈开步子就要逃离。 结果被秦风一把拉住手臂:“夫人,您跑什么?” “拜托!”沈芷晴大力甩秦风的手,有些气急道:“还哪门子的夫人!你是穿越了么?” 都好几年的陈年旧事了,忽然被秦风一说出来,沈芷晴心中忽然泛起一阵酸涩。心头一阵颤抖,花瓣一样的嘴唇,也被贝齿不自觉地咬住。 一道强烈的男性气息忽然出现在身后。熟悉的雪茄味道侵入鼻间,摄住了沈芷晴的魂,温暖的身体接触,也让敏感的脖颈泛起了红晕,显得那张绝美的小脸,更加娇艳盛过芙蓉。 任承煜满意地看了一眼他的“杰作”,故意弯下身体,薄唇靠近沈芷晴的唇瓣,低声轻语道:“芷晴,你慌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任承煜这个人,就是典型的流氓有文化。表面看起来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实际上他要是下流起来,道上的混混也得甘拜下风。――这可是某个被任承煜无耻过的人的原话啊! 以前沈芷晴也不相信,毕竟那时候任承煜对她尊重有礼,处处包容。虽然不算亲密,但对于商业联姻来说,也足够完美。 但现在,被这货一句话调戏的沈芷晴,忽然白了一张脸。 看来她对任承煜的了解,还不如外人啊! 一把撕开貌似就要对她上下其手的任承煜,沈芷晴手都在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转身继续逃跑。这回秦风也不敢再拦,只是求助的眼神,看向任总大人。 任承煜倒是不慌不忙。深幽的眼眸依然平静如常,只是忽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亮。他轻叹口气:“这年头,世风日下啊~~~撞了人家的车便要跑路,擎事逃逸的,人品何在” 于是热心的市民纷纷围上来,七手八脚拦住了沈芷晴。团团包围簇拥之下,沈芷晴简直要被挤成相片。 “小姑娘,人不能缺德,你看你年纪轻轻,怎么不干好事呢!” “小姑娘,犯事逃跑,罪加一等。再说这是人品问题啊!” “小姑娘” 沈芷晴脸色难看得快要吃人,可是寡不敌众,被一群大爷大妈叔叔阿姨教育着,有苦说不出,只能气结地怒视人群外悠哉看好戏的任承煜。 任承煜!你这个混蛋!魂淡! 市医院。 医生为沈芷晴处理好皮外伤,转身离开病房的时候,沈芷晴便趁此时机跟在医生身后,准备逃脱这股难闻的消毒水味。不想刚刚走到门口,身体便撞上了一堵人墙。沈芷晴无奈地揉揉鼻尖,尽管熟悉的味道让她的焦虑感缓解了不少,可她还是偏过头,神色十分冷淡。 她本就不是黏黏糊糊优柔寡断的女人,如果是那样,她也不会和任承煜离婚。但是既然已经选择分开,她就此生不愿与他再沾染一分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