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心头的思念在喧嚣,哪怕两年的离别,让她的情感和痛苦如疯草一般蔓长。但这二年的光阴,也让她学会了内敛和收藏。沈芷晴神色平静,甚至能熟练地露出浅淡的商业笑容:“任先生,请把你的银行账户告诉我,医药费我会转给你。” 任承煜那张俊美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薄怒。他灼热的大掌托起沈芷晴的小脸,似笑非笑地说:“钱就算了。话说两年不见,芷晴比从前更加漂亮了不少啊。与你给我转医药费相比,我更喜欢你金钱债,肉来偿~” 沈芷晴嘴角抽搐了一下,任承煜想看她娇羞的面容,斥责他的娇态。却不想沈芷晴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低垂着双眸,纤长的睫毛微微发抖,配合着额角的伤,看起来颇为楚楚可怜。 任承煜的神色微变。他沉默地放开手。这时秦风从不远处走过来,在任承煜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接着就见任承煜向另一个方向冷冷地看过去,过了一会,用冰凉的语调吩咐随从的几人:“你们,看着她。” 嗳? 沈芷晴惊讶地张大双眼,但是任承煜没有再看她,也没有回头。高大的身影一刻不停地向前,很快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几个人高马大、一身身黑衣墨镜的保镖走上前来,沈芷晴的视线,立刻就被他们给阻断了。 “你们要做什么?非法囚禁是犯法的!”沈芷晴试图用法律保护自己,可是马上发现现在这几个面无表情的保镖就是法律。他们一个个一身彪悍的腱子肉,估计一巴掌就能把沈芷晴拍个半死。 沈芷晴机智地闭上嘴巴,冷着脸把门大力关起。背靠着门,满脸的迷惑不解。 按理来说,当年沈家覆灭,是在她和任承煜协议离婚之后。她带着沈氏独自抽身离开,沈氏的变故应该完全没有影响到任氏,任承煜不该对她有什么意见啊。既如此,如今特地派了几个人看着她,是几个意思? 瞧那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汉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犯了重罪! 病房是个单人间。门对面有窗户,沈芷晴过去打开它,下面的高度有点让人眩晕。好在窗户下面有一个空调箱,可以去往隔壁的病房。 距离不算远。 呃好像可以试试看。 沈芷晴熟练地探出身体,手扒在阳台上,粉嫩的嘴唇愉悦地勾起。 任承煜,我可不是当年那个娇贵的千金小姐了。想关起我?做梦! 隔壁病房的病人,此时恰好从卫生间里出来。听得窗外有动静,侧眼看去就瞧见一只手,砸在窗户上! “啊!!” 那只手刷地一下打开窗户,接着又一张精致的美人脸探出,只听这“美女蛇”大喊:“大姐,别叫了,快拉我一把啊!我要掉下去了!” 所幸这个病人大姐心肠比较热,她马上把危险中的沈芷晴,从窗户外拉了下来。惊悚地看看外边,又戒备地盯着沈芷晴,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到了哪一个黑帮片的片段里! “谢谢!” 沈芷晴挥挥手,小心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看了看隔壁门口守着的几个保镖。眼神一转,看到椅子上搭着的驼色大衣,想了想今天出门钱包里有多少钱,满意地转过身来,一双漂亮的杏眼,流露出甜甜的笑意:“大姐,您这件衣服,卖给我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