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后,一个穿着驼色大衣,戴着帽子的女人,从病房走出来。小脸被大衣领子和帽子遮住了一大半,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和花漾的嘴唇。 顺利地和迎面走来的秦风擦肩而过。 逃离了走廊,沈芷晴小跑进电梯,火速离开了医院。 任氏大厦。总裁办公室。秘书汤美丽,轻轻地敲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汤美丽回眸一笑,接着推开门进入。眼帘里是巨大的落地窗,造价不菲的窗帘,上好的皮具沙发茶几,左侧一排极品木质书架。汤美丽礼貌地鞠躬,对着偌大办公桌后的人恭敬道:“任总,兰氏的负责人来了。” 汤美丽身后穿着高档银灰西装的男人笑了笑:“任总,先前在茶室您不告而别,把我连同合同一起丢下了。您看现在是不是” 任承煜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手中的派克笔被随意地放在桌上。眼神里平静中,夹杂着让人心悸的冰冷。 那个女人出现在街上的时候,他正在本市最有名的茶厅里,听兰氏的负责人口若悬河地吹嘘些商场废话。凭空消失了两年,再度出现的她居然面若桃花,看来过得很是滋润啊。 不自觉地,任承煜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如刀削的薄唇,抿成了一个压抑的弧度。 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任承煜拿起手机,背靠旋转椅,脸朝着窗外。远远近近是高高低低的城市大厦。他面无表情:“什么事?” “任总,夫人她逃跑了” 办公室里一片死寂。兰氏的负责人一脸懵X,伸手摸摸僵硬的脸颊,想要放松一下面部肌肉,忽然一声巨响,吓得他几乎跳起来。 不知何时,桌上的相框已经陡然摔在地上,镜面四裂。任承煜依旧面无表情,然而一双墨色的黑眸深处,幽深地翻卷着莫名的怒意。他站起身来,一脚把旋转椅踢翻,冷笑道:“都给我滚!” 汤美丽愣了一会,首先反应过来,拉起呆若木鸡的兰氏负责人落荒而逃。 门一关,任承煜手撑在桌面上。脊柱弯曲的弧度,正如即将凶猛袭向目标的猎豹,危险而充满爆发力。 “沈。芷。晴。”任承煜一字一句地,慢慢咀嚼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深潭一般的眼睛里,情绪和复杂的怒意交织,最后化为咬牙切齿的狠毒:“居然敢跑?很好!” 第二次了。 两年前沈氏危机重重,那个女人不声不响地隐瞒,扔下一纸离婚协议跑去国外。 如今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居然又一声不吭地跑了! 就算两人只是商业联姻相敬如冰,没有爱情,但好歹也算夫妻一场。难道他任承煜,就会丢下沈氏不管不问?在她心中他就是那样人?那般不值得信任? 沈芷晴,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红色的跑车来到一处庄园,停在一扇欧式的大铁门前。沈芷晴看着熟悉的别墅,思绪复杂。 两年前沈氏宣布破产,负债累累。这座沈宅也被银行作为抵押物收回。如今虽然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她沈芷晴的手中,只是熟悉的人都已不在。 沈芷晴眼睛泛酸,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在回国之前,她联系了新的保姆和园丁来整理收拾。得知他们人品佳经验足,便决定长期雇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