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至少在她回家的时候,家里还有人为她留一盏灯。不必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叹一口气,声音都像是在诉说着孤寂。 张妈早就等在门口,看见沈芷晴连忙迎上来接过行李,笑容很是憨厚:“小姐,刚回来一路奔波很累吧,饿不饿?” “有一点。” “那您先去休息,我去给您煮些吃的。” “嗯。”沈芷晴点点头,上了楼梯,冰凉的扶手被张妈擦拭得很干净。 沈芷晴的房间在二楼左侧的第二间,推开门走进去,只见窗户大开着,微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窗外院子里蔷薇花香的味道。 沈芷晴拿起梳妆台上的请柬,正要打开,张妈的声音就从楼下传过来。 “小姐,之前有一位先生来过。他说是您的朋友,来给您送些东西。” 朋友? 沈氏破产的时候,所谓的朋友便已经树倒猢狲散了。这时候能算得上朋友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沈芷晴打开请柬看了看,清亮的瞳孔里透露出一丝惊讶。 拿出手机打个电话给乔少楠,对着话筒轻轻说道:“少楠,谢谢你。” “不必客气。虽然没有我的帮忙,你也照样可以弄到请柬,但还是给我个机会献献殷勤吧,沈小姐。”申通对面传来戏谑的声音。沈芷晴知道乔少楠一向是个优雅的绅士,现在故意这般跟她玩笑,不过是为了让她放松一点。 沈芷晴稍微松了松攥紧电话的手,轻轻呼出一口气。 “今晚搞不好,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了呢。我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国,可是有原因的。”想到之前尾随着她的几辆黑色轿车,沈芷晴就稍微抿紧嘴唇,眼神冷凝。 此刻。A市的另一处角落。 窗帘将屋子遮掩的有些阴暗,只有一道缝隙,透过了一丝阳光。映出一张俊美如雕刻的脸庞,印在一双含笑的眼睛里。 乔少楠在微暗中,轻轻啜饮了一口红酒,笑道:“那么今晚见。” 挂断电话,沈芷晴看了一会请柬上的名字,面无表情的放下去,到更衣室去选礼服。 精致的蓝色请柬,淡蓝色的底子。邀请人的那一栏,几个优雅的字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罗若茵。 罗家在月半湾码头包了一个邮轮,宴请A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自然包括任家。或者说任氏总裁任承煜,根本就是罗家千金罗若茵,明令要求父亲必须要请到的人。其实任承煜拒绝了两次,但罗家锲而不舍地又送了一张请柬过来,顺便还送上了一块城南那边的地皮。 然后任承煜同意了。罗家家主罗中正,心痛肉痛地把地皮产权交了出去,暗骂任承煜是个奸商。 不过假如他得知,任承煜来参加宴会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那张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地契,不知罗中正会不会气得吐血。 夜幕已经降临,游艇上自然辉煌迷醉,热闹非凡。月半湾码头边上,一辆辆世界顶级的豪车停驻。不一时又停下一辆凯迪拉克新车,秦风下车打开车门,一双黑色的芬迪皮鞋踩在地上。任承煜紧了紧阿玛尼的领带,下了车。 海边的空气夹杂着一丝咸味的清新,任承煜深邃的眼眸,被冷风吹的眯起。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仿佛是一匹暗夜中等待猎物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