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间如沐春风,包含着语言的艺术,真是难以想象这是罗家曾经流落民间十几年的公主!看来凤凰终究是凤凰,就算是不慎跌入泥沼,羽毛也依旧鲜丽璀璨! 沈芷晴站在角落里,握紧了酒杯,忽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透明的水晶杯随手扔进大海。那价值千金的杯子,就顺着海浪越流越远。 当罗若茵的演讲结束,微笑着向众人颔首,在密集的掌声和闪光灯中,提着裙子缓缓走下高台,准备回到船舱里。 路过某一处隐蔽地点的时候,冰凉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平静低喃的声音。 “刘若茵。” 罗若茵脚步一顿,但是她并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下脚步。直到那带着寒意的声线,响在距离她不到半米的距离时,才猛地惊醒一般,想要转过身来。 而身后那人突然扼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深深压在船舷边。眼眸下方是随着海风剧烈翻滚的浪花,咸湿的海水味道,让她的口中一片苦涩。罗若茵惊吓之下瞳孔紧缩,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得耳旁的风声呼呼作响。 “你认错人了!”她尖叫道。与刚刚优雅的形象判若两人,“什么刘若茵!我是罗若茵!罗家的大小姐!” 身后的人冷笑一声:“呵,是么?我怎么记得你姓刘,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大小姐?” 罗若茵被按住无法回头,她看不到身后的人是谁,可是对方的话,却是充满了敌意,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她没有回答沈芷晴的话,而是反问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竟然敢这般对待我,你可知道这次宴会的主人是谁?放开我!不然……” 沈芷晴眼神冰冷,手上忽然发力,狠狠按住罗若茵,将她的半个身子,推出了船舷外。 “啊――!”罗若茵挂在栏杆上,惊声尖叫,面色惨白。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沈芷晴冷笑,却不松手:“让我放开你?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放过别人?” 罗若茵的瞳孔忽然扩张起来,失声大喊道:“你……你到底是谁!沈芷晴?你是不是沈芷晴!” 在那一瞬,沈芷晴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地承认。现在她手里掌控着罗若茵的命,只要她稍微用力,世界上便不会再有罗若茵这个人。然而身后一个人影忽然出现,那浓重的压迫感,让沈芷晴身体一僵。一只手猛地拉过沈芷晴,将她拖离了“犯罪现场”。 捡了一条命的罗若茵,连忙从栏杆上连滚带爬的下来。看看周围却没有发现什么人,难道刚才是幻觉?宋家千金走过来,看到跌倒在地的罗若茵,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若茵,你没事吧!” 罗若茵深吸一口气,竭力地平复心情,平静起身柔和笑道:“没事,这里太黑,不小心绊倒了。” 宋家千金安慰了几句要小心之类,却没有发现罗若茵的手指,一直在颤抖。 天上的乌云遮住了半边月亮,给这个夜晚带来更多的阴暗。 不远处是热闹非凡的宴会声音,夹杂着欢笑与奢靡。这边却异常安静,能够听得清海浪拍击船身的声音。 沈芷晴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默半晌,最终心思复杂地扭过头去。然而一只大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