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芷晴害怕起来,她忽然开口道:“放开我。”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手上传来更大的力度。她的手被更加攥紧,随后只听任承煜暗含笑意的磁性嗓音:“当然是要介绍了” 沈芷晴的心如坠寒窖。她抿抿失去血色的唇,忽然使尽全身力气,挣脱开稍微被说话转移神经的任承煜,大步冲向船舷,直接跳入海中! “啊!”“任总!” 下一秒钟,沈芷晴就感觉身体在瞬间被拉住,抬头看见任承煜半个身子,被她剧烈下落的重力带了下来悬在船舷外,十分危险。他漆黑的眼瞳,带着怒意瞪视着船舷下方的女人。 “你疯了?” 沈芷晴却被他冷静的语调激怒:“你才疯了!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出我看到我大出风头?” 任承煜不再言语。只是死死地盯着随时可能坠海的沈芷晴。瞳孔里映出她的身体,还有她身下冰冷的海面。 那个八卦患者早就吓呆了,连忙大叫:“任总有危险了!快来人啊!安保呢?!快来帮忙啊!” 沈芷晴心里一急,干脆豁出去大喊:“快放手!” 任承煜却忽然笑了,龇牙咧嘴地颇有些恶意。沈芷晴本来就被海风灌得透心凉,此时更是被那阴森的白牙,刺激得满身起了鸡皮疙瘩,不安的预感瞬间席卷全身。 “你想自杀?沈芷晴,你就这般宁死不屈地想要逃离我?” 沈芷晴忽然被噎住:“不是我是” “你这个疯女人,既然闹到这种田地,不如就一起死吧!” 哎喂!到底是谁疯了啊?! 救命啊!她还不想死啊!! 在沈芷晴惊慌的求助眼神中,任承煜却笑得更加灿烂。他忽然放松了力道,两个人一起坠入了冰冷的海水中。 而那些慌慌忙忙来迟的安保们,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海平面上溅起的一团水花。 罗家精心准备的上流宴会,就这样在奢靡完美中展开,以两个人跳海“殉情”被送入医院为终结,华丽丽地落幕。 罗中正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掏出抢来崩了这两个,但也不得不以举办方的身份,前去医院探望。 冰冷的海水,无法呼吸的压迫感,看不见光明、一片窒息的黑暗世界 忽然靠近的温暖躯体炙热的拥抱 沈芷晴忽然睁开眼睛。上方是雪白的天花板,四周一片洁净。胸口传来的钝痛,让她稍微清醒了一些。 “怎么样,还难受么?” 沈芷晴深深呼吸一口,脑袋里还有些混沌,所以迟钝地扭头,看着跟她说话的人。 简单却十分昂贵的休闲服,乌黑的发丝,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平静的表情里,却也透露着隐隐担忧。俊美绝伦的五官,给他的气质增添了超脱凡世的美感。 此刻男人手里,正将一个苹果精细地切成小块,放在骨瓷盘里整整齐齐。 “你是在为苹果做手术?” 沈芷晴笑道,她依然有些虚弱。乔少楠敏锐地听出她脆弱的声线,把果盘放置好,到沈芷晴的身边为她摇起床头,询问:“你还说笑,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很好,别担心。” 沈芷晴摇头道,“出了点突发状况,我还没来得及见到你,就掉进海里被送入医院。那个章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