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芷晴咬着唇,直到嘴唇泛白。隐忍的模样让任承煜收起了笑意,冷冷地盯着她,似乎只想要一个答案。 “我的包在哪里?” 沈芷晴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任承煜的眼睛里蹭地蹿上一股火焰,一字一句咬牙说道:“你就这么想走?” 沈芷晴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是。” 话音刚落,却见对面的男人面色猛然一僵,神色有些扭曲而狰狞。沈芷晴有点害怕,心底也泛起一阵疼痛。想要解释什么,对方却猛地一挥手,“包在那边柜子里。” “谢谢。” 随着毫不留恋的脚步渐行渐远,任承煜按下内线让管家给沈芷晴开门。直到别墅大门开关声吱嘎刺耳地响起,那般清晰那般无情地刺进任承煜的耳朵里。任承煜才缓缓坐回桌前,再次拿出相框来看。 当日沈芷晴提出离婚,他很是不在意。尤其是当他听说沈氏家破人亡的消息,他也没有太大感觉,也许是认定出了那样的事情,沈芷晴一定会回来?反正最多就是感慨一下。 可惜了这么一个让他难得不那么讨厌的豪门千金。 但不知从哪个漆黑人静的深夜开始,这种感觉渐渐变了质?从不在乎,到牵挂,到想念,到逐渐发酵成让人疯狂的思念,竟让人忽然找不到源头。 他原本以为只是对沈芷晴的一点内疚,如今她回国看见她生活还好,自然这种奇怪的感觉就会消失。没想到不减反增,如同荒野里的草,略微有风声雨露便会激烈蔓延,紧紧缠绕住心脏。 或许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冷静,认真想想他们的关系,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今的景越绝大部分被换了血,认识沈芷晴的人微乎其微。一个是那个赵总,一个就是刘升平。 沈芷晴的简介完美得无可挑剔,加上绝美的外表,自然秒秒钟通过面试,成为景越财务部一名职员。景越的男人们对这个女神级别的大美人,别提多么热情有加鼓掌欢迎,引得那些女同事们嫉妒不已。带着怨毒的眼神盯着沈芷晴,却不得不承认确实挑不出什么大茬儿来。 恰到好处的优雅和礼貌,不会让人感觉疏离,曲线惹眼的火辣身材,精致绝伦的面孔,时尚范儿有加的衣着品味,更别提那闪瞎面试官眼睛的极品简历。 除了刘升平和赵总,这里没有人知道沈芷晴的过去。赵总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对沈芷晴多加照顾,可是刘升平的反应,就很是激烈了。 沈芷晴刚从电梯里出来,就被一个人拦住了路。刘升平面色阴沉,冷冷道:“沈小姐,借一步说话。” 沈芷晴没有理会,只笑道:“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刘总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是了。” 刘升平冷哼一声,皱着眉头靠近沈芷晴两步:“沈小姐,你也知道罗家的势力,何必自讨苦吃。早点离开这里,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 沈芷晴眸光微动,依旧笑靥如花:“多谢刘总好言相告。” 见沈芷晴不为所动软硬不吃,刘升平的脸色顿时拉下来几分,颇有几分气急败坏地拂袖离去。 刘升平走后,沈芷晴原地站了片刻,才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