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真是残忍,竟然能把一个人在不经意间,改变得天翻地覆。 “怎么啦芷晴,难道是看到欣欣高兴,说不出话来了?”岳欣欣毫不掩饰眼底的鄙夷,上下打量沈芷晴。 “真不愧是名门贵女,哪怕落魄成丧家之犬,也有本事置办这么一身昂贵的行头。啊哈,是不是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个老男人给你买的?他包养你,让你重回沈氏千金的神采了?” 沈芷晴冷冷地看着她,岳欣欣却毫不畏惧,反而对沈芷晴隐忍的眼神十分满意。 “岳欣欣!你在跟谁说话?”沈芷晴一字一句,心中似乎有什么碎裂成粉。“你什么时候也变成这副模样?可还拿我当朋友,还是说你从来就是在骗我?” “别跟我提从前,我一想到从前认识你,就恶心死了!”岳欣欣冷笑,那樱花一般粉嫩的唇瓣那般光泽诱人,说出的话语却是极致的恶毒:“你出身比我好我承认,但我也是大家闺秀,凭什么众人的眼里,一直就只有你沈芷晴一个?还风光嫁入了任家,凭什么总是你,轻轻松松就能得到最好的?可惜风水轮流转,你也有今天,就是你昔日太顺利的报应!落到这个地步,你就是活该!” 记忆中那个软萌妹子渐渐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口出恶言,眼里闪烁幸灾乐祸的女人。 沈芷晴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直至看到岳欣欣联系小报记者,才猛地反应过来。她不能让周伯一把年纪,牵扯上桃色新闻这种肮脏事情里去! “你在做什么?给我住手!” 沈芷晴直接去抢夺岳欣欣的手机,却不提防被对方扯住头发扇了一巴掌。顿时发丝凌乱,沈芷晴抓紧手机,依旧低声隐忍:“我和周伯只是叙旧,没有那么龌龊的事情,你不要掀起风波。” 记者来了还了得,只怕周伯后半生都要在绯闻流言中度过了。 岳欣欣不屑地嗤笑:“不告诉记者?行啊。我和朋友在玩,芷晴你也来吧,我带你去见见闺蜜们,她们都很想你呢。” 沈芷晴一言不发,心渐渐沉了下去。 任承煜今天来到这会所,本是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他们玩的很疯,此刻正把一个人的脸狠狠地往蛋糕里按。任承煜看着觉得莫名脸疼,找个借口离开包间。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会在他不找她的情况下,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当看到那个女人一脸死寂地从某个包厢房间里走出,任承煜也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沈芷晴?” 听到那低沉磁性的声音,沈芷晴却没有回头。她默默地和任承煜擦肩而过,动作迟钝得像是行尸走肉。 任承煜没有见过这样的沈芷晴,一直坚强果敢的她,此刻如同蒙上一层灰蒙蒙的哀伤,让人看了心底就难受。 伸手去扳住沈芷晴的肩膀,对方第一次没有瞬间甩开。 “你怎么了,低着头?看着我说话!”用命令的口吻,任承煜的心脏在不安份地狂跳。这样的沈芷晴陌生得可怕,疏离到让他认为他抓不住她。 “任承煜,身为任家的家主,你的朋友兄弟很多吧。”沈芷晴忽然说出一句莫名的话,语调诡异而悲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