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承煜紧珉薄唇,大手猛地扳过沈芷晴的身体,捏起她的脸,就看见一汪满是泪水的眼,半边的脸颊还有几个微红巴掌印。 “谁干的?谁欺负你了?”任承煜的眼神陡然转向那扇紧闭的门,沈芷晴刚刚就是从那里出来。只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沈芷晴却摇头,这次脱离开任承煜的控制,低声道:“没事,只不过是一时感慨,为我当初的愚蠢付出应得的代价罢了。” “任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沈芷晴转身,步伐似乎有些踉跄,却也走的稳妥优雅。 这个女人,再一次地给他一个只可远观的背影。 任承煜静静地站在原地,凝视那抹身姿消失在拐角。冷峻的面容蒙上阴霾,扫了一眼那个包房的门牌号码,拨通哥们的电话。 “2045包间,都是些什么人?” 话筒里嘈杂吵闹,一道嘻哈不靠谱的声音传来:“管这个作甚,话说你这家伙居然半路逃跑,留我自己在这里被拍蛋糕,真不够义气!快回来啊哈哈哈!” 电话那边的人看不到,任承煜的脸冷的滴水成冰。他语气阴森:“我给你两分钟。查不出来的话,我就让你消失在蛋糕里!” “哎嘿?大魔王生气了?拜托没必要这么认真吧。等等你们都给老子让开一下别吵了!唔是岳家千金包下的,岳欣欣,她哥哥岳常,还有一群少爷小姐们,你查他们做什么?” 他查他们做什么? 任承煜捏紧手机,手机都快要被捏爆掉。心脏被突如其来的痛苦攥紧,说不出的酸痛,刹那间传遍四肢百骸。 时间不给任承煜冷静的机会,从沈芷晴那天早上离开沈宅,任承煜的生活和情绪就变得一团糟。如同找不到源头的乱麻。 “哎呦!这不是沈家大小姐吗?当初可是我们的梦中情人啊,嫁给了任承煜,让多少男人碎了心!现在嘛,我们是不能娶你了,不过玩玩还是极好的!来来来,让我瞧瞧你!哈哈!” “当年可是我们A市女神的典范啊。别人都说沈小姐才是千金,我们都是跟屁虫!如今沈小姐却连跟屁虫都当不上了啊!” “哎,你们真过分,沈小姐可是来做客的!” “是陪客吧!结婚之后身材更好了呢!~过来过来~” 众人的调笑声中,一个大胆的富二代,堂而皇之地要搂过沈芷晴,结果只听“啪”地一声脆响,沈芷晴毫不犹豫地用一个耳光,终结这场言辞屈辱的闹剧。接着冲出门外,泪水流了满脸 “啊!!” 卧室的灯被张妈慌忙打开,只见沈芷晴脸色惨白,头发凌乱,明显刚从噩梦中惊醒。目光呆滞的模样吓得张妈急忙过去,给沈芷晴顺气。 “小姐你没事吧?是做可怕的梦了?” 沈芷晴迷茫地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沉默下来,低头不语。 恶语伤人六月寒。这是真的。 那些恶毒的话,就像是魔鬼的咒语,震得沈芷晴鼓膜嗡嗡作响,一刻不停。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现在什么也不是,没有了沈家,失去了身份,亲人朋友一无所有。 她忽然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在这样的境地,夺回父亲打拼过的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