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乔少楠出现,了解她的真实过往后,毫不保留地伸出援手,帮助沈芷晴走出那段难言的困境。 所以他在沈芷晴心里,亦兄亦友,永怀尊重和感激。 大抵是这两日的噩梦,冲破了沈芷晴的安稳情绪,忽然在冲动之下,就问出了这个问题。沈芷晴有些后悔。 “对不起,少楠,我” 乔少楠并不在意地摇头,俊朗如雕塑的脸庞上,笑容有些复杂难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想的对,我帮你,也是有目地的。” 沈芷晴歉意的脸色微僵,愣愣地看了一会乔少楠,半晌才勉强笑道:“嗯,我懂。只是我现在可能没有能力好好报答你,恐怕会让你失望。” 有些惊讶和愕然,但更多的是释然和轻松。 没有人会帮助别人而完全不求回报,即便是乔少楠这样一个性格温和善良的好人。 然而乔少楠只是轻笑一声,缓缓地打开粉色盒子,平静温和的声线里,莫名多了一些期待和愉悦。 “这是当年你在国外时,很喜欢的一款项链,我帮你买下来了。” 沈芷晴睁大眼睛,有些慌乱地推脱:“少楠,这个礼物不适合我,它是要送给” “它的原本寓意,是要送给心爱的人。芷晴,你愿意做我的爱人么。” 她呆立在一边,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笑意温润的男人。忽然失去了话语,几乎就要沦陷在这温柔的情网里。 沈芷晴当然知道,乔少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他一向温柔和煦,却从没有刚才那样认真起来的他迷人,让沈芷晴几乎失神。 清醒过来的顷刻,狼狈地逃避开乔少楠满是期待的黑眸,结结巴巴地道:“少楠,我,你,你知道我不” 乔少楠没有理会她的话,甚至唇边的弧度都不曾减下一分。笑容愈发温暖,心中却泛起沈芷晴不知道的苦涩。 她的心,他怎会不知?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初遇她,正值她无比落魄,孤独地为生活奔波。可她却不曾被困境击败,红了眼眶也要倔强地抬头向前,不让泪水掉落。也许就是那份隐忍的坚强,打动了他的心。 抹去她眼角的晶莹,忽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他不想再让她哭。乔少楠撇下事业陪着沈芷晴,甚至抛弃家族来到华国,就是要护着她疼着她,陪她度过这最黑暗艰难的时光。 而内心深处,他早已不再满足仅是朋友的身份,他要与她更加接近一步,哪怕只是名义。 “芷晴,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是否哪怕有一点喜欢过我?”乔少楠笑容依旧,温和地等待沈芷晴的回答,可是悄悄紧握的双手,却暗自出卖了他的情绪。 沈芷晴躲避着他的目光,“少楠,你是个好人,对我一直不遗余力。我心里感激,可是我,我”沈芷晴纠结地措辞,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对乔少楠说出拒绝的话,也不曾知道会如此艰难。 她不是毫无察觉,偶尔他看向她的眼神,让她安宁又忧虑。安心的是他眼神里的淡然和温暖,抚平她的难过和心伤;忧虑的是她的心已经满目疮痍,并且还隐藏着别人的身影。现在更是满心仇恨,没有正能量的感情可以留给乔少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