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见乔少楠之前,她也在苦苦思索,对付分割沈氏那群豺狼的方法。她承认,她也有对乔少楠的提议心动。 但她立刻就为自己的自私而歉疚,“少楠,你愿意帮我,我很感激。可是我不能利用你的感情。” “芷晴,你想多了。你不必愧疚,因为我也只是刚好需要一个内心坚强,为人处世独到的妻子而已。我也正被家族逼婚,你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盾,而我需要你的掩护,我们各取所虚罢了。” 话虽这么说,沈芷晴又如何能不明白,在这场交易里,她才是获利最大的那一方。只是不得不多想,因为和几大家族之间的抗衡,非寻常人力物力可以支持,若是成功就好,若是失败她要如何去还这份情? 可是如果不借用乔少楠所拥有的一切,凭她自己的力量,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少楠,给我点时间想想,好吗?”沈芷晴心思繁乱。一方面不想因为金钱和人脉,而葬送和乔少楠之间,亦兄亦友的关系;另一方面,又想到此次她回来,各大家族对沈氏家族遗苗的虎视眈眈。 从市立医院心事重重地出来,沈芷晴一路埋头苦思。 爸爸,哥哥,我该怎么办? “少爷,那个沈小姐都走那么远了。”悲催的刘月月在一旁小声提示着,还站在医院门口看着沈芷晴背影的乔少楠。 乔少楠回过神来,脸上的温和刹那间消失不见,分分钟就恢复成了以往的他。冷冷地看了刘月月一眼,脸上满是不满道:“看来你还是分不清轻重啊。再有下次的话,欧洲的二少爷可等着你。”语气里满是冷清。 “额,乔少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刘月月登时就瘫软了。感觉乔少楠的视线,在她的头顶上幻化成为一座大山,压的她透不过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能稍微转动一下僵硬的脖颈,抬起头来,而乔少楠早就不见了踪影,刘月月也只能立刻迈着小碎步跑回去。 乔院长越来越可怕了!刘月月表示已经习惯了乔少楠见到沈芷晴会温柔,会笑,可是背地里确实判若两人。不过以后她决定乖乖闭嘴,她可不想去陪那个总是色眯眯盯着她看的乔家二公子! 天色已经暗沉,城市里依旧灯火通明,霓虹闪烁。万家灯火,比那天上的星星要明亮得多。夜越来越深,墨色的天幕下,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阴谋,算计和欲望。 沈芷晴躺在床上,抱着自己蜷缩在被子里。黑色带来了她的恐惧,没有人知道白天里强颜欢笑的她,在夜晚这般无助凄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害怕睡觉。害怕梦到在国外时候,颠沛流离,食不果腹。她害怕梦到父亲和哥哥惨死的身影,无力挽救。她在梦里看着父亲流了满地的血,哥哥在山崖下,悲伤地看着她。 原来表面上再伪装强大,也掩盖不了内心的无助。她是那般信心满满地回来,要拿到罗氏的弱点,罗氏害得沈家家破人亡的证据。 可是如今回来才发现,哪里有那么简单。她不在的两年,自身在发展,罗氏又何尝落后。何况还有任氏的帮衬。任承煜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帮助罗若茵吧。 想到这里,心头就弥漫难言的酸涩。